吳汶芳的10年養成記1:磨棱角是一種必須

 

20180909_152337.jpg

吳汶芳的10年養成記1:磨棱角是一種必須

BY:老黃瓜

很多人認識吳汶芳或許是從《孤獨的總和》開始,但其實屈指一算她早在10年前的第二屆《超級偶像》就已經以組合Babyface方式出現在螢光幕前,而且打進5強。之後又在電視台的建議下再次以個人身份參加第四屆的比賽拿下第6名。然後2015年吳汶芳面對人生第三次電視歌唱比賽,北京衛視的《最美和聲》。

一晃就是10年的光景,吳汶芳回憶起第一次參賽的過程,她直言:“那時候是學生時期,就是覺得好玩。可是現在回頭看就會覺得自己好像傲氣很重,以爲自己好會唱歌會彈吉他就好像很厲害,那時候視野太窄了,不知道外面世界還很大,有那麽多人會唱歌。可是也是因爲這個過程,所以讓我有機會看到更多表演,學習到更多,視野也跟著變寬。”

參加三次大型電視比賽對于一個創作歌手來說,也很可能會將自己重要的棱角都抹掉。對此,吳汶芳倒是有不同看法。

“我是需要被磨一磨的。因爲我以前可能有點太銳利了,而就像你說的,我確實也真的被磨過。”

吳汶芳就舉例,第二次回去比賽時,猶記其中一期的主題是類似心酸事誰人知,豈料她在台上一句:“台北人好冷漠。”就引起不少網友抨擊要她回老家別來台北。她才發現自己的詞不達意會引來的負面效應。

“參加比賽。。。我覺得磨的不是音樂上的棱角,而是個性上。這點我覺得我是需要的。”

#

如果環境所需會再參加比賽

當這一年看到許含光去參加《明日之子》,陳芳語還去了《創造101》,被問及是否願意再次去參加這類比賽,吳汶芳當下表情盡顯掙紮。

“我的心是不願意啦,可是我的環境可能會要求我去。如果到時的環境真的需要我這麽做,我還是會調整好心態去面對。”

一旁的經紀人這時也說,的確得看環境,但以吳汶芳現在的工作量加上要准備第三張專輯,現階段不太可能接比賽邀約。

#
不能把音樂變成一種routine

一首成名曲可以迅速爲歌手打開知名度,進而成爲認識其他作品的渠道,但這也往往是雙刃劍,就像提到吳汶芳難免就一定會和《孤獨的總和》綁在一起。

“我在准備第二張寫歌的時候,我也在想,我是不是得寫一首《孤獨的總和》2.0版本嗎?可是我發現我沒有辦法去複制那樣的心境了。”

第一張取得一定回響後,也讓吳汶芳進入迷惘期。尤其那時宣傳期也碰到畢業季,跑了很多校園活動,幾乎每天都要唱《孤獨的總和》,唱了上百次,唱得自己都心虛。

“我那時每天都在台上講一樣的話唱一樣的歌,到自己都不知道在說什麽了,變成一種routine了。我過後就在心裏想,天啊,我怎麽把唱歌和音樂變成一個如此routine的工作了,我就覺得自己很糟糕。”

關于後續友人找她衝浪到她如何將轉變的心境變成《我來自》專輯的環保主題,這些在專輯文案都盡數過了。專輯以《迷路汪洋》起頭,好友謝震廷創作的《美好》作爲收尾,吳汶芳就提到歌序是自己排的,而後者也是此時心境的代表,走過掙紮的吳汶芳。

 


下周Part 2:吳汶芳談小清新標簽、以及資源這件事。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