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汶芳的10年養成記2:用情歌偷渡議題的創作者

41303379_2015872438434777_8638300880145219584_o

吳汶芳的10年養成記2:用情歌偷渡議題的創作者

前情提要:這場訪問就安排在吳汶芳來新加坡演出當天的下午時分,上一篇談了關于參加比賽的心境、10年來的轉變還有如何看待《孤獨的總和》之後帶來的內心掙紮。

《我來自》專輯盡管是以大自然環保爲核心,但也有最具商業情歌價值的《無窮》作爲那些因爲《孤獨的總和》而喜歡吳汶芳的人,最好的過渡作品。談到這首歌,吳汶芳就說當時這首歌本來不是要給自己唱的,也沒有意思要放在自己的專輯,可後來被公司聽到覺得適合大衆聆聽,有商業價值,決定要收錄當主打。

“後來我就覺得沒關系,反正我可以在歌詞上去偷渡我想要傳達的事情,用大衆比較可以接受的愛情去包裝別的事情,像環保這件事。不過,我現在好像。。。也只能以歌詞偷渡的方式來這麽做。反正就。。。慢慢來,先用最親近的方式讓大家認識我的音樂。至少我還是有誠實去做我要的東西,就像《迷路汪洋》等等。”

說罷,吳汶芳的表情有種暧昧感,好似已經接受這樣的進程,可是還有那麽一丁點(就那麽一丁點)在說服自己,這樣的做法我很OK的。

至于吳汶芳很容易被貼身“小清新”標簽,她也無奈地說:“反正就是。。。一個讓世界比較好歸類的方法吧。可我也沒辦法控制別人要怎麽看。其實現在分衆音樂這麽多塊,只要能吸引喜歡我的音樂的人去聆聽,那我也不用那麽在乎那些別人給我的標簽。”

###
安全作品當主打的小可惜

《我來自》專輯格局遼闊,但推出的前兩波主打是《美好》和《無窮》,接著才有《還島快樂》和《迷路汪洋》。其他筆者認爲也非常精彩的《不要來找我》和專輯同名的《我來自》就只能通過專輯才能聽到。對于這些可能更“心水”的作品不能成爲主打,吳汶芳也表示確實一開始會覺得有點可惜,但過後也慢慢釋懷。

“後來想想也對啦,如果一出來的主打跟大家之前認識的我很跳tone,可能大家會無法接受。我就先用。。。比較。。。比較親近的方式吧。”

###
從韋禮安的“出走”事件說起。。。

訪問最後就不免提到最近師兄韋禮安宣布離開福茂唱片的事情。吳汶芳就說自己事前真的不知道,後來也是滑手機才看到消息,而當時她人就已經在馬來西亞准備演出了,也不清楚他的合約情況。

有趣的是,許多媒體在報道韋禮安出走福茂一事時,報道最後往往的結語就會提到現在吳汶芳俨然成爲公司的“一姐”。經紀人就在旁邊說道,幸虧有海外演出,躲過了媒體追問。至于是否這就代表接下來會有更多公司資源在她身上,吳汶芳先是否認一姊的說法, 然後開始很認真地說著, 福茂給她的支持已經很多了,給創作歌手的空間也很大了,資源更不會因爲是不是“一姐”還是“一哥”而有不同。

“公司接下來還有很多新人。我在尾牙看過他們的表演,真的很厲害,吉他等等都比我強,值得大家期待。”

-完-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