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sh 對談 Interviews

愛上討厭艾怡良的艾怡良 – 專訪艾怡良

我可能有些瘋癫,有些過度情緒化,那都是因爲我真的很在意你們。

60136385_2568435313187682_1813545521214652416_o

BY: 老黄瓜   圖: 艾怡良 FB

曾經在10多年前,那時台灣兩大選秀節目《超級星光大道》和《超級偶像》都在搶著吸引最有才華潛能的參賽者,而我大部分時候都傾向收看前者,也常常認爲前者的確有更具特色,可補齊樂壇缺乏的音樂人和歌手。我真的開始會追看《超級偶像》的轉捩點,是在艾怡良在第五屆出現之際。很有靈魂的歌聲,可駕馭各類曲風,就看她三集的演出後,已確認中文樂壇必須要有這個名字:艾怡良。

2012年發行首張專輯《如果你愛我》,我滿是期待,但聽完專輯後有種大家還不知道怎麽打造艾怡良的遺憾。一度想著,會不會就這樣一直白費了這個不可多得的人才,但在2年後的《大人情歌》聽到她創作的《上流玩法》和《光榮》後,艾怡良的光芒開始閃耀。之後,她的創作日漸得到肯定。她的《我們的總和》、《Forever Young》、《Waterfall》、《帶我去一個陽光普照的島嶼》等等;給阿妹的《偷故事的人》、《你想幹什麼》;給徐佳瑩的《言不由衷》;給劉明湘的《從醒著到願意睡著》;給小宇的《慣性取暖》…… 她在創作中的千姿百態,越來越多人一同跟著著迷。

訪問從10年前的超偶說起,而艾怡良用她理性與感性交織出的口吻,道出這一路走來的內心點滴。

 

Fresh: 如果從正式參加第五屆超偶算起,2020年將會是十週年。談起比賽這件事,你經歷不只超偶,還有中國最強音和好聲音等等節目。對於參加比賽這件事,我個人的感覺是越到後期似乎越像是對妳的一種消耗。對妳而言,這幾個不同的大型比賽的個人意義是什麼?是否有想過,我不想再比了?

艾怡良:我覺得10年可以讓一個人的角色有諸多的轉換。那消耗,它的確是存在的,是對每一個不同角色的消耗。但我想套用陳建骐老師敘述我的話,他真的把我講不出來的都講了。他覺得我像是一個載體,像以前承載的是我對舞台的熱情,我是一個奔放的表演者,到最後我可能是舞台上比賽輸了的選手。再接下來我可能是想要反省自己,音樂對我人生帶來什麽樣的歌手,甚至是一個說故事的,天橋下的說書人。

我覺得在每一個時期,我都有一個全新的角色可以發揮。可能接下來的三年五年,或是又有一個十年,我不會先去揣測我的角色是什麽,因爲只要設限有可能的發展,我就會變得小心翼翼。我蠻感謝這十年是這樣過來的,雖然不完全順遂,但都有它深刻的回憶。

 
Fresh: 《如果你愛我》是你的第一張個人專輯,似乎也是個還在摸索階段的艾怡良。當時的你是處在一種什麼樣的狀態在錄專輯?

艾怡良:那個時候大家都還在找尋什麽叫艾怡良,我也在找尋專輯內的艾怡良是什麽。我覺得更難的問題是,你要怎麽介紹你自己。其實那時候我大概比賽完才二十三四歲,那個時候我對自己的認知是很模糊的。那個時候比較。。。情感至上吧,會覺得我要贏,我要展現自己,我覺得都是一個比較表面的情感突顯。

之後,先概括交出了第一張的自序,有點像履歷,先跟大家說我的興趣是什麽,我最喜歡什麽,我最怕吃的水果是什麽等等。接下來你才去挖自己內心第二層的自己,真皮層。應該說,大家都在找我的時候,我也被迫慢慢在扒自己的皮,認清自己原本的樣子。

我到現在也還沒辦法說,第4張之後的艾怡良是不是真的很透徹了解自己了呢。但有一點是在我第一張專輯沒有看到的,那就是我看到自己的脆弱和不足,並且我不引以爲恥,而是覺得被看見還是可以去填滿那個凹洞的空間。

 
Fresh: 後來的專輯,你的創作比例不斷提高。創作這件事是從什麼階段開始的,又是在什麼狀態後,開始越來越有自己的模樣?寫歌這件事得到各界肯定,對妳而言是否會帶來壓力,或是害怕寫不出歌的擔憂?

艾怡良:我覺得寫作一開始只是很直覺的記錄,也沒想到要收歌出版。這些都沒想過。我甚至沒有想過詞要對仗還是押韻。之後其實慢慢地建立起,願意再寫的信心啊,其實都是自己願意寫,不是覺得這個要被收錄在專輯中。一切都來得幸運又突然,然後我在第三張專輯,就不小心被賜予70%的創作空間。

也是因爲這張專輯,大家慢慢開始看到我的創作,《我們的總和》的時候。尤其那時又面臨金曲獎的加持,我自己都有點懷疑自己,我真的會寫嗎,這樣的問號。但是這樣子的創作過程,我覺得比較殘忍的是,我就是個土法煉鋼的人,我的詞就是爲自己的寫照。對于曝露出自己的生活,曝露出自己的遺憾和缺點,這件事是我斟酌過後,鼓起很大勇氣寫下來的。

應該頭過身就過了,以後的勇氣應該不會比現在少,而是你要端出什麽樣的學習課程。因爲我一直在小小的瑣事當中學習,或是偵察到自己的模樣。你要介紹的是你自己的哪一面,你覺得哪一面大家才會覺得有血肉,或者甚至你不用完美,而是讓別人也感覺到你是,我跟他們一樣都是活在這個世界上的人。

這對我來說是創作音樂很重要的一點,它應該是要爲人而生,那我就要先認清自己,我身爲一個人,我長什麽模樣,我愛的是什麽。

 
Fresh: 可否談談《偷故事的人》的創作過程?為別人,尤其也是重量級的女歌手寫歌是否有壓力?近期另一個作品就是給路嘉欣的《滿洲里》,demo時鋼琴就是蔡旻佑,而你和蔡旻佑的確一直以來都有很多合作,包括最近的《伎倆》。能否談談和蔡旻佑之間的默契?

艾怡良:寫給MEI姐的《偷故事的人》,其實說白了就是我無論是爲拉拉,爲Mei姐、甚至對方是男生,我其實都會有一點自私從我自己的觀點出發,因爲我想先被我自己感動,我才會相信這件事會感動別人。我,也是“偷故事的人”,我只是比較懦弱一點,覺得自己我得不到,那我就偷別人的。MEI姐唱起來,其實有點在闡述自己的故事,因爲她身上其實也背載了很多,超過了20年的故事。

我並不覺得自己的作品給別人唱是緊張的或是有壓力的。相反的,我覺得是非常開心,甚至有一點解脫的感覺,因爲我太相信這些歌手,她們絕對會賦予這首歌比我更深層的意義。等于我自己給了一層的意義,她有加了一層她自己認知的意義在上面,它只會越來越厚越來越豐富,我很開心我的小孩可以這樣被對待。

那跟佑佑,其實我們真的認識太久了,從一開始有點怕他,他是音樂專業。我怕他怕到我在他面前,我會覺得自己有點蠢,到最後我們是邊玩邊錄音,然後在他家叫外送進來,然後邊吃邊錄音邊討論編曲。我們現在有點像是朋友間聊一聊,彈彈鋼琴唱唱歌這樣的創作過程。對他,我反而會是相對誠實的,對他比對我自己還放得開,因爲他總是會包容,但我並不是一個很容易包容自己的人。

Fresh:「不想忘記的名字們」。這些年在你的音樂旅程中,對妳而言很重要的名字,那會是誰?為什麼?

艾怡良:自私的覺得。。。可能艾怡良吧。不是覺得艾怡良有多重要,而是艾怡良一直摸不清頭緒。她總是好像有一個。。。原則,但是這個原則可能在下一年又被艾怡良打破,對,所以我其實蠻討厭艾怡良的,哈哈,有點不爽這個女人。蠻難的。

我自己跟我自己相處,不能說不融洽,但我會盡量避免跟這個人交談。就像寫歌一樣,有時我會想要躲的,因爲被迫面對自己的醜陋面。我也有美麗的那一面,只是我一直都。。。我不覺得她有什麽必要被提到,因爲比我美麗的人還很多。例如說做善事的人,做了更多善事的人,漂亮的女人,還有更漂亮的女人。我都不知道我自己哪一點才可以站上巅峰。總覺得好好的,向大家炫耀我這一點做得比較好的,這個部分我做不到。

另一個的話,朱利安吧。這個名字出現在專輯歌曲當中。朱利安其實代表的是我很多沒有辦法再做到的年少輕狂,但是我現在做不到的可能十年後我就出了舞曲,或者是我又談了一場潑辣的戀愛,who knows?但是這個人可以一直提醒我,曾經很真實地面對愛情,然後曾經很寂寞很無知,但是卻也很天真的艾怡良。

Fresh:  第一次來新加坡辦個人的專場,有哪些期待,以及會帶來什麼樣的演出?

艾怡良:我覺得我這次的興奮有點飙高,因爲我只有看過大家一下下。我也不確定會來的朋友長什麽樣,就是你們在做些什麽啊,你們幾歲啊,你們是男是女我都不知道,所以就變成一個超級大的驚喜包。當然我是有點害怕的,因爲你們聽我的歌,可能很難想象我的個性是怎樣的,但你們可以小小地期待一下,我其實落差蠻大的,所以也不要太失望,因爲落差真的蠻大的。

我想要把所有的自己介紹給你們,所以在台上我可能有些瘋癫,有些過度情緒化,那都是因爲我真的很在意你們。我們就借由每首歌,好好介紹我自己。

 


 

華藝節2020: 好in::樂 – 艾怡良 《不想忘記的名字們》

日期:2020 年 2 月 8日 星期六 晚上8時

地點:濱海藝術中心另藝聚場 Annexe Studio

(門票已經售罄)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