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sh 對談 Interviews

讓逝者留下的光引導我們走出混沌 – 訪 Tizzy Bac

乘載黑暗的生命,才能產生力量。

tb1

BY:老黄瓜   圖: Tizzy Bac FB

我真的開始聆聽Tizzy Bac得從2009年第三張專輯《如果看見地獄,我就不怕魔鬼》說起。那時台灣的獨立音樂開始在新馬有更多能見度,也是周圍的好些新加坡朋友開始聽TB的起點,然後再開始去追溯TB過往的作品。

2013年休團。2018年貝斯手許哲毓因癌症離世,成爲TB永遠的貝斯手。同年TB帶著不一樣的成熟度發行了第六張專輯《知人》,一張能領會生命之輕重的重要作品。

2019年,我在覺醒音樂祭的舞台下等著TB,腳底滿是可到腳跟高的泥濘,和難聞的氣味。我們以前說TB是牢騷系樂團但到了此時,因爲生命裏的各種際遇和心境的轉變,雖然音樂還是熟悉的,卻多了一種“定海神針”般的力量。即使在那樣不佳的環境,TB的現場卻能給我一股說不上來的安定,可以暫時遺忘那些泥。

于是,第一次和TB的訪問,試著以濃縮的角度來看成軍20年的時光和蛻變。

 

Fresh:成軍20年,我們想從TB最一開始的那三年說起。1999年是在什麼樣的情況下成軍?是否還記得之後第一次上春吶的場景嗎?

最近看了角頭音樂的紀錄片《我不流行20年》,也看到了好幾秒當年2002海祭的畫面。是否還記得當時拿下首獎的畫面和心情? 

惠婷:

TB成團時的三人是中央大學的同學,本來都屬於學校熱音社的成員,熱門音樂社本來就是以各自組團的方式運作,剛好我們大三升大四那一年,我們三個人都沒有團了,又想做些與其他人不一樣的事,就決定以創作樂團為我們的目標,一起組成了Tizzy Bac。在那個年代台灣的創作樂團還沒有那麼風行,所以我們就以這個有點特別的路線組成了。

記得那年的春吶算是我們第一次的公開演出,之前都只有在校內音樂比賽或是社團成果發表活動中表演過而已,所以感覺很新鮮有趣。我們是春吶最後一天表演的團,時間又近傍晚,通常這種時候觀眾們都已在回家的路上,但我們表演時台下還是有一些比較硬派的搖滾客們會待到活動最後,所以觀眾也不少吧我記得,幾十個人也是有的吧。

而當時一些台灣Live House的主事者也有在現場,所以我們自然也開始有了繼續往外表演的契機。其實第一次的公開演出,我大概也是在一種不知道自己在幹嘛的狀態下完成表演吧。

後來拿到海洋音樂大賞的那一年,其實已經錄好我們的第一張專輯,後來發現有這個音樂比賽人潮也滿多的,就覺得是個表演的好機會,就去報名參加了。一開始也不是志在獎項的,只是單純地想要舞台唱出自己的作品。

後來發現是我們得到大獎的時候,其實我有點高興,但想不到當時的鼓手凱同是更加高興的,都喜極而泣了,這應該是我們第一次獲得大家的公開肯定吧。得獎之後我記得有一筆獎金,我們平分了以後我馬上就把我的錢拿去買樂器了,獎金一下子就花掉了呢~

 

Fresh:可否談談當年作品收錄在水晶唱片合輯時,當時促成的過程,以及首次有自己的錄音室作品發行的感觸嗎?

惠婷:

說實話對於當年合輯收錄記憶已經相當模糊了,但在那個電腦錄音還不那麼普及的年代,能夠錄製出版物還是一件值得重視的大事,水晶唱片向來都推廣國內外的獨立創作音樂,所以我們在那個年代可以參與水晶唱片的合輯企劃,想必也是相當開心的。

 

Fresh:回首這20年的旅程,有沒有哪一個階段是比較難挨的時候? 

惠婷:

說到難捱還是哲毓生病的那段時間吧,在旁邊的我們其實能幫上忙的也不多,常常也很不忍,只能說在生命的關卡面前,突然覺得以前在意的一些小事真的都變得不值一提。

前源:

休團的那段時間頓時好像沒了目標,不知道要做什麼比較好,我覺得最難挨的是那段時間。

 

Fresh:不知不覺,哲毓也離開快兩年了。人生的變化總是始料未及,但就像「知人.怒唱一波」的文案:既然還能奔跑,就讓我們在人生的長路上,繼續放肆一番。到了現在這個階段,是否還會經意/不經意地想念哲毓?在TB的20週年之際,如果浮起感傷,又如何面對? 

惠婷:

其實人生就是這麼一回事,越長大想必越會有所感觸。哲毓永遠都是TB的團員,所以不管表演或是製作音樂時,會想起他是很正常的,我就常常在想:「許兄會怎麼做?」,彷彿我們都想抓住逝者留下的光,作為我們混沌現實生活中,一個引導的作用。而面對感傷,是人生必然學習的課題吧,要能跟感傷共處,畢竟能乘載黑暗的生命,才能產生力量吧。

前源:

當然會想啊!尤其是跟惠婷搞不定新歌或拿不定主意的時候,總希望哲毓在。至於感傷的部分,就是自然的面對吧。

 

Fresh:「知人.怒唱一波」的英文名稱是Sing Like You Mean It. 為何會選擇以此作為演出的英文名稱? 

惠婷:

世界變動很快,日常生活也容易讓人麻木了,但面對我們所熱愛的音樂,我們從不等閒視之的,”Sing like you mean it, live your life like you really believe it”

 

Fresh:來臨的新加坡演出可否做個介紹?2020年TB又有什麼新計劃嗎?

惠婷:

很久沒去新加坡表演,會在此次表演中展現這些年我們的成長與音樂菁華,希望新加坡的朋友們來現場跟我們直球對決。

2020年想必是要寫新歌的一年,畢竟我們不想當養生樂團,持續創作絕對是我或是Tizzy Bac的中心思想。

 


 

華藝節2020: 好in::樂 – Tizzy Bac 《知人 · 怒唱一波》

日期:2020 年 2 月 9日 星期日 晚上8時

地點:濱海藝術中心另藝聚場 Annexe Studio

購票:https://bit.ly/3bgYraY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