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sh 对谈 Interviews

金曲30最大遺珠知更:在名單公佈後的那五天

去年9月和吳汶芳專訪,談起福茂時就興奮地說接下來公司會有一個很厲害的男創作新人。 我沒有追問是誰,但我看見她作為創作人眼神里提起這個男新人閃爍的光。
這個男新人一定很不簡單。 我很期待。
然後12月我們聽見了知更。
創作人惺惺相惜的光不會騙人。 
而這些,我沒有跟知更說。

(圖:福茂唱片提供 / 取自知更和hue臉書)

BY:老黃瓜

去年12月28日,福茂新人知更發行第一張專輯《劉庭佐》。臉書那個月和隔月就頻頻看到不同朋友分享這個新人有多厲害,如何被他的作品折服,以及他將是金曲30的熱門之一。自己聽了也覺得所言不假,具備的創作才能和很有辨識度的聲音,加上很會說故事的旋律及彈奏,好難得。

陸續的重量級樂評也都一面叫好。結果金曲30在5月份公佈名單後,當大家都在討論OZI、蔡依林、林憶蓮、孫盛希豐收,網絡溫度計調查出的10大遺珠雜著好多忍不住會冷笑的名字時,還有一群人則在默默問著另一個名字:「知更在哪裡?」

這好像是知更第一次在訪問中談這件事,又或者知更的訪問也好像不太多。時過境遷,獎都頒完了,他在電話另一頭笑著坦言:「公佈後我痛苦了5天,過後就沒事了。」

知更當然不是那種為獎項做音樂的人,因為那樣的人絕對做不出高水準作品。

「一開始做音樂就只是想做自己喜歡的東西。做完發片之後,這一路的過程得到的反應……會慢慢開始覺得……是不是真的可以有些什麼?」

那5天是什麼樣的日子?知更說,就兩個想法一直在腦海繞。一個是不斷告訴自己不要再去想這件事,另一個則是很想問評審為什麼。不是質疑的為什麼,也不是自我懷疑下的為什麼,而是想要知道自己還可以如何更好的為什麼。

#

圍攻知更

這個世界很微妙。7月的覺醒音樂祭,知更在公園的小舞台準備小編制的set,結果左右夾攻,一邊是優雅逆轉,另一邊是草東沒有派對。不只是音場上的夾攻,也是對於觀眾選擇誰的場子的考驗,而對上草東大概是這一屆最「可怕」的挑戰。

當晚知更的台下觀眾不算多,約三四十人。可是在場的人除了鐵粉、路人外,還有好幾個金曲獎和Freshmusic Awards(FMA)的評審,而且還有傻子與白痴及金曲30總召陳珊妮。陳珊妮還在限時動態質問,到底是誰在排節目,竟然把知更和草東放在同一時段。談起那一晚,知更說他也是後來才知道台下的觀眾不太一般。

「如果知道的話,我的壓力會很大,就沒辦法享受在台上的演出了。」

那一晚音場緣故,兩邊都在盡情地Rock,自然讓知更的小編制碰到大敵,自己也不太聽得到自己的東西。而另一個困擾,來自於他對音樂的自動著迷模式。

「我是那種跟一個說話聊天,然後旁邊傳出音樂的時候,我的耳朵就會忍不住去聽那個音樂,忘記自己在聊天。那晚隱約聽到兩邊的演出,我的耳朵就會很想要去聽,可是我又不可以這麼做,要努力讓自己做自己的東西,這就把我搞得很分裂。」

#

音樂有時間狀態

知更的第一張專輯叫《劉庭佐》,分成O和I兩個系列,前者屬小編制大部分為民謠很療癒。後者則為full band編制,基調和題材比較暗色系。

知更說,他做音樂就是靠感覺和心情,當下有什麼靈感想法就做什麼。那時候做了O裡面一半的歌時,有種不想再這樣做下去的念頭,就開始寫出I系列裡一些歌,然後又跳回去做出O的歌,最後就這樣變成兩個系列,有各自命題的的《劉庭佐》。

「是有考慮過要不要只出一個系列,可是我覺得作品都已經做好了,不可能又跑去等一兩年再出另一個系列。我希望能讓音樂回歸它最自然的時間狀態。」

#

善變中的不變

兩個系列下的知更,看見他在不同類別間遊走的超高能力,還有才二十五六歲的他,編曲製作和部分錄音也都自己來。FMA的評審在討論期間就不斷讚賞太有才華。對於接下來的「知更」的音樂會是什麼模樣,他說應該會做些跟之前不同,目前還沒做過的音樂。

如果第二張又是不同模樣,難免會有定位上的疑問,不只是唱片公司,我雖然很喜歡看到音樂人自我突破,但這回連我也有些疑慮:這樣好嗎?

知更想了想,這麼說:「我想喜歡你的人懂你的人,會繼續喜歡吧。」然後我和宣傳都異口同聲:「不一定。」

知更再想了想,這麼回應:「我很多變。我想忠於自己最重要吧。最好的情況是你做出來的音樂你很喜歡,大家也很喜歡。可是,也有可能你做出來是大家都不喜歡的東西,那到時如果我也不喜歡不滿意自己的作品,那不就是雙重打擊了嗎?」

這個理論後,我確定知更是很懂得為自己堅持的東西與原則,不會輕易妥協,會去爭取的人。尤其看過一些創作歌手第一張專輯好優秀但不受落後,就被牽著鼻子走,然後一去不復返。至少,我相信知更不會如此。

#

來一次淒美大合唱

很多人都討論關於知更的創作力和音樂才能,而他另一突出的,就是他的歌基本上過半都處在假音狀態。錄音當然沒問題,但現場要這樣唱還真的不容易。知更說,這樣唱歌已經好幾年,其實已經唱習慣了。

問他為何那麼多創作都處在這個音域,知更覺得跟他這段時間聽的作品有關係。像很多人都說知更很Bon Iver,他自己也很愛聽。其他像是Vancouver Sleep Clinic他也很愛,而這樣的假音發聲讓他很有共鳴,感覺好美。

「如果能全場觀眾一起大合唱假音,那應該很有趣。」

#

有知更的hue,有hue的知更

知更還有一個團叫hue,在Streetvoice上面已經有五個demo作品,其中一首〈偽〉在Freshmusic的15秒盲聽測試是週冠軍。談起hue,他希望他們的作品能像團名一樣,每一首作品都有自己的顏色。

多變的人不安於室,搞出多一個團絕對合理。知更這麼說道:「我希望這個團是熱血的,然後我們可以四處征戰。」

hue跟知更有何不同?知更認為自己的時候是愛做什麼就做什麼,但玩團則是一群人的事,不是一個人說了算。另外,有hue的知更也讓他覺得不孤單,不需要什麼事都自己扛下來。

說起接下來的計劃,知更說將會是做hue的作品,但到底何時以及會不會發行等問題,他暫時也給不出個答案。

我忍不住跟知更說:「hue的歌會中喔!」

然後我想起他已經是金曲30最大遺珠。

啊,touchwood.

但依舊期待hue.

#

後記

知更很有趣。他會在訪問中說很多次的「不好意思」,會去想要怎麼以符合自己想法的方式去好好回答問題。

可是知更本來就善變多變,就像問起如果只能選專輯一首歌來認識「劉庭佐」,前一秒的答案是:「不好意思,我之前想了很久可是我選不出。」

忽然下一秒他就有答案了,然後開始解釋。

那首歌真的和他很像。

有大人的智慧,也有孩子的純真。

#

《知更 全創作專輯“劉庭佐” 2019 LIVE巡演》

———————-

2019/8/24 (六) 20:00 – 台北 月見君想

———————–

2019/9/11 (三) 20:30 – 台北 Revolver

———————–

2019/9/15 (日) 16:00 – 台北 四四南村

———————–

2019/9/21 (六) 19:30 – 台中 方舟

———————–

2019/9/28 (六) 20:00 – 台南 新城視

———————–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