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sh 對談 Interviews Freshmusic Awards

做個快樂的金曲遺珠 — 閻奕格專訪

BY:老黃瓜 | 圖:華研國際 提供

時間回到11年前的《星光傳奇賽》,那時把過去幾屆的《超級星光大道》沒拿下冠軍的好手邀請回來再比一次,而閻奕格則是唯一非歷屆正式選手,而是曾來踢館創下佳績的身分進入比賽。當時我追看節目,最大的動力源是想看謝震廷和魏如昀可以比拼到什麼階段,但也每次都享受閻奕格登場時的精湛表演,showmanship實在好。

閻奕格拿下冠軍完全在意料之中,而且聲音辨識度又頗高,整個人看起來就是可以在一兩年內發片的模樣。結果,她的流行音樂作品卻是在7年後的《我有我自己》,而我必須坦白說那張有點不痛不癢,沒能讓我留下太深刻的印象。

三年後,閻奕格帶著第二張專輯《Let Everything Happen》出擊,這回整個人都亮了起來。你知道的,由裡到外散發的光芒與自信騙不了人,歌聲亦是如此。流行搖滾和R&B為主線下的閻奕格,彷彿走上對的大道。很有說服力的蛻變在眼前上演,怎能不與她聊聊。


#快樂的遺珠

第32屆金曲獎公布入圍名單後,一定會有各種遺珠名單出現。有一類是純粹基於名氣,媒體的一日炒作,跟作品的質量沒有什麼太大關聯。另一類就是我所謂的「真遺珠」,就是表現真的夠好也有適合的獎項值得入圍。本屆金曲獎對Freshmusic團隊而言「真遺珠」不多,一隻手數得完,而閻奕格絕對在其中。

很多人都為閻奕格叫屈,尤其是在華語女歌手的部分。不過,我也看到閻奕格用很正面的心態去面對這件事,從她在社交媒體的發文和為其他入圍者獻上的祝福,她似乎很快消化這件事。

「我覺得金曲獎對很多做音樂的朋友們來說都是很指標性的獎項、頒獎典禮。當然有入圍的話,當然是很開心,算是人生的一個里程碑。但是對我而言,我這些年的心態有些改變,也就是為什麼我這次的專輯名稱叫《LET EVERYTHING HAPPEN》。

以我之前的個性,我可能會做很多事情就是為了得到認同、名次,凡是都要贏,就是很好勝,但是這樣蠻容易miss掉做事情當下的過程和小小的成就也好。

回想其比賽時候的她,企圖心強,即使談話都很謙卑,但骨子裡的好勝心作為電視觀眾我也可以感受到。不一定是那種我要成為第一名的好勝,而是期盼得到肯定的眼神,去validate那份認真。閻奕格就說道,這些年她已學會享受過程。

「當然看到很多人說我是「遺珠」,代表大家有喜歡我這次做的東西。光是這一點我就覺得很開心了。主要來說,做音樂對我而言,自己要喜歡自己唱的,自己寫的,然後當然希望大家有共鳴。只要可以鼓勵到大家,大家聽了心情會變好,可以得到力量,這就是給我最大的回饋,今年算是蠻平常心對待的。」

雖然這次跟流行類女歌手獎無緣,但很多人或許忘了格格其實早在10年前曾入圍金曲獎傳藝類的演唱獎。作為極少數入圍過流行(新人獎)和傳藝類的歌手,就問她是否有可能再跨回傳藝類別領域。

其實之前有分享過,小時候因為爸媽的關係,一開始是要學古典聲樂的。Well,但是你知道,life takes you to different places,places that you aren’t expect.

覺得可能中學搬到香港算是一個轉捩點,因為遇到了不同的製作人,歌唱老師,也讓我的歌唱事業有了不同的可能性。雖然爸媽小時候蠻反對我做音樂的,他們希望我會有固定收入,比較穩定沒有太多大起大跌的人生。但是到最後爸媽全力支持,然後前2年有機會跟爸爸同台。

當然我希望兩邊都可以顧到,畢竟那個真的比較古典比較傳統的音樂,那也是陪著我長大的部分,也是我identity的一個部分,還是希望雙方面都有成長。」

父親閻惠昌是知名的指揮和作曲家,母親也是古箏演奏家,這樣的成長環境肯定對她有著一定的薰陶和培養。

「他們常常灌輸台上1分鐘台下10年功,畢竟現在很多音樂很速食文化一點,但是我還是會很focus在基本功,好好練習,它畢竟是art form,娛樂大家的方式。我還是受爸媽很大的影響,所以還是會先顧好基本功。我爸爸也曾跟我分享說: 如果當我做這件事的時候不再帶給我快樂的時候,他就建議我三思是否要繼續。 我覺得這個很重要,包含之前第一題提到的金曲獎,當我把唱歌這件事當成比賽,看待成成績單的時候,那我跟它的關係就不健康,所以主要是看心態啦,我非常enjoy這件事,它帶給我快樂是最棒的。」

#MentalHealthMatters

今年的Freshmusic Awards 格格共入圍兩項。一個是女演唱人獎,另一個是年度十大單曲的20強,入選作品是〈愛上現在的我〉,是一首詞曲咬合度高,rock pop方面做得最完整且很有punch的佳作,也是這幾年來我們認為Skot Suyama最出彩的作品之一。於是就談到收歌的過程。

「其實第一張專輯我們合作過,一直很喜歡他的風格,我也從小也聽非常多歐美的音樂所以也很喜歡rock pop這樣的genre。這一次這張專輯我開始分享很多我自己的創作,原本是要和他一起寫歌,還記得那時是在他的錄音室我們一起討論要寫什麼曲風的歌,找靈感之類的,然後他就說:不然聽聽看我手機里有什麼錄音筆記,看看有什麼demo,然後就翻到這首歌曲。

這首歌其實是和另外一位創作者Elisa(林依霖)一起寫的,然後就已經寫了1年多。Skot甚至已經忘記有這首歌曲,我們原本要一起寫歌但是一聽到這首歌曲,就覺得好好聽,旋律感又很完整,當下Skot就打給Elisa確認這首歌有沒有賣出,我們就覺得收錄這首歌。」

詞的部分則是請來徐若瑄,而這一切可以追溯到2014年她去參加《中國夢之聲》,當時的評審之一就是徐若瑄。

我記得很多年前在我健康失調的時候,那時也是我的低潮期,我當時參加了一個比賽然後V姐是當時的評審之一,那時她是第一手看到我那時候的狀態的人。

我也在比賽時候和她分享我當下和比較走不出去的內心的關卡,所以她是最clear的。再來我覺得她是最合適的因為她是寫過很多經典詞的作詞人,然後我很喜歡她的詞而且又平易近人,大家也比較容易有共鳴。

那V姐大家都叫她鋼鐵V, 她的人生也是經歷了不同的事情,我覺得她是最可以誠實又平易近人的鼓勵大家,她的詞充滿力量又不會難懂,所以以V姐的角度來傳達“愛自己”這件事再合適不過,當然也真的很感謝她願意寫這首詞。」

其實當年閻奕格再度參戰選秀舞台去到《中國夢之聲》,我看視頻的時候的確驚訝了一下,因為身型明顯圓潤不少。當時因為壓力過大內分泌失調,讓外型體重不符合大眾審美。現在的閻奕格恢復了健康,身材屬於大眾對「健康的女明星」的期待值,MV裡面也可以處處看到她展現自信的模樣,可這一切不是一個萬靈丹來了就得以改變,終究是個與自我和解的過程。

「我覺得我之前生病的時候當然是最不愛自己的時候,我覺得愛自己有很多不同的方式,除了為自己打氣之外,我覺得另外很重要的一點是包容自己的缺點。我覺得那時候沒有做到這一點,一點點不滿意會一直責怪自己,會一直看到自己的缺點,就會很負面,我覺得這就是非常不愛自己的做法。

可能之前的我很容易被所謂女明星的樣子這個框架綁架住,但現在不只是明星還包括social media.

因為自己經歷過低潮,身心靈都比較脆弱的時候,然後做了很多research,看了很多紀錄片,然後很多年輕朋友都願意站出來說自己的故事。我覺得social media 上都是光鮮亮麗的樣子,導致正在發育或年輕朋友有既定的印象覺得要長這樣子才是好,才是美。我覺得美不僅僅只是外在的,我覺得應該由里到外的。

這個journey我自己走得蠻辛苦的,畢竟我需要上鏡,你一上鏡有不一樣的話,網友就會開始去攻擊。我蠻希望可以promote “美不一定就是皮包骨”,美不一定只有這一種,健康比較重要。

我希望covid的關係大家可以開始關注自己的健康,而且我覺得不止 physical health ,心靈上的健康也是很重要。我覺得mental health 是一直被東方社會忽略的一點,mental health 會影響生理,如果有什麼負面想法不要藏起來。

我之前病情會那麼嚴重是因為自己找不到出口,會覺得心理有什麼負面想法講出來時會被笑,會被認為我有一些很嚴重的問題。但是mental health其實在西方國家沒有那麼負面、嚴重,我覺得有mental health 問題要有正確的抒發窗口,要說出來。

我現在的確處在最舒服,最自信的狀態。中間如何調試,我覺得它是一個很漫長很漫長的process,要開始從不需要時時刻刻都要得到別人的認同,主要是得到自己的認同。你覺得做什麼事情帶給你快樂,身心靈最健康的,那個才是你應該努力的目標,而不是為了得到別人的贊賞。不是別人的一句話:哇,你最近瘦了,好漂亮啊,那樣的一句話而去努力。我覺得那樣是很脆弱的。現在的我可能沒有像女明星那樣的皮包骨但是目前的我身心靈是快樂的。」

圖:閻奕格FB

#主持人閻奕格

就像開場提到,這一張專輯和2017年的作品,聽得出一種豁然開朗的景象。問起閻奕格,在籌備這張Let Everything Happen的時候,是抱著什麼樣的方向。

「這一次的專輯跟上一張差別比較多是因為那個時候比較迷失,還在尋找閻奕格這個人,所以那個時候的歌比較內心,比較自我一點點,就是還在尋找力量,方向。

這張專輯我更明確知道自己要什麼,也比較願意讓大家看到私底下的我。我是從小受到不同音樂和文化的影響,這次專輯叫 「Let Everything Happen」 的另一個原因除了不一樣的音樂風格,我放開心胸去嘗試一些我覺得我不一定會得100分的東西。我的心態從一開始的一定要贏啊,然後要得到認可這些心態我慢慢拋開到現在願意接受自己的缺陷,自己不完美的地方。

現在反而覺得更好玩,我的心態更健康,所以算是透過自己的經驗想要分享給大家,尤其是在這兩年有疫情的狀況下,希望大家不要給自己多餘和負面的壓力。希望這張專輯可以給大家力量,去放自己一把吧,不要把自己逼那麼緊,多做嘗試可能會發現自己新的喜好、興趣,然後可以過得更自在一點。所以這張專輯對我來說很重要因為它有很多我想對大家說的話,然後再來這張專輯幾乎從前期的企划、想法,詞曲創作,我都投入非常多,算是我的baby吧。」

閻奕格不僅持歌手身分,在Youtube頻道/Podcast圈也當起主持人,推出了兩季的「J格來尬聊」。談到當初為何會有這個企劃,她覺得做podcast這件事情跟做專輯的概念是一致的, 「LET EVERYTHING HAPPEN」 就是要讓一切發生。

「所以就嘗試自己不擅長的事,其實主持就是其中我想要挑戰的一件事。因為我一直自己認為我的中文表達能力沒有那麼好,所以我也很藉由這個挑戰來讓我的中文表達能力進步,再來就是我本身也是對很多在做youtube或是其他產業的朋友的人生啊,故事啊,也是蠻有興趣的。

可能第一張專輯做宣傳的時候,上了很多通告,然後很多時候都只聊到歌曲、專輯,沒有什麼機會可以聊到我的人生觀啊,還是經歷了什麼事情,然後發現大家好像都對不同面向、私底下的我還是跟其他藝人都還蠻好奇,所以想說J格來尬聊可以來聊聊比較casual的話題。」

看了其中幾集,發現閻奕格確實能勝任主持身分,如果日後要認真往主持發展雙棲,似乎也很合理。那是否會考慮這麼做?

我一直覺得“you are never too ready”,但是我現在的心態是我願意去嘗試,或許現在不會是100分或95分的主持人但是我願意去試試看。包含我之前有主持過一個音樂的論壇(在J格之前) ,我也不曉得怎麼大家會想到找我,但那個論壇就比較偏音樂行內和marketing類的領域,然後需要用英語主持。我當時也是很緊張,很害怕自己會吃螺絲,後來主持了也覺得其實蠻好玩的,沒有想像中可怕。所以不管是主持還是演戲,我都不排斥。雖然現在有疫情,在這之前我其實有在拍一個劇,所以現在的我很好奇然後想嘗試不同的領域。」

閻奕格有頗長一段時期是在新加坡生活,有自己的朋友圈,因此也談起她有多久沒回來新加坡走走了。看她回答就知道那些年的生活的確在生命中根深蒂固,尤其提到美食,絕對不是那些大眾輕易聯想的雞飯啊、Laksa啊。說真的,她列的糕點,我作為一直都住新加坡的人有一兩個我自己都不熟。(慚愧)

「當然想念我的朋友,也很想回到我的小時候成長的地方,想回到小學走走,然後去小時候學芭蕾舞啊,還有kopitiam. 然後我最近我超級超級超級想念新加坡的nonya kueh. 無論是kueh dalam、lapis sagu、kueh bangkit、pandan cake。

可能因為最近疫情時期,大家都呆在家,我就開始看youtube學怎麼做甜點。哦!還有Nasi lemak!還有我好想好想吃榴蓮。很懷念無論是吃的還是小時候的neighbourhood,很希望疫情快點結束我可以快點去新加坡見見朋友,唱歌給大家聽,當然還有吃美食 !」

最後,現在無論是新加坡、馬來西亞還是台灣,此時都在面對疫情的考驗,於是請格格選一首歌送給大家。

「我覺得我的第一張專輯有一首歌 「有光那一邊」,因為這首不是主打但是這首歌的詞很適合鼓勵大家,尤其是最後兩句詞。現在的疫情大家可能覺得很嚴重,大家都覺得很悶,很多煩惱和壓力,沒有收入之類的,但是我覺得只要大家一起努力撐過黑夜,我相信大家都會越來越好的。大家一起加油!」

閻奕格/有光那一邊

歌詞:

越忍耐  多一天的黑夜

越靠近 有光那一邊


閻奕格入圍第14屆Freshmusic Awards最佳女演唱人,和高爾宣合唱的〈愛上現在的我〉入圍年度十大單曲20強。本屆成績將在6月11日晚上10點以影片方式,在Freshmusic的FBYoutube頻道,以及三個合作夥伴平台同步首播。本屆評審機制和38人評審團,點此了解。

Leave a Reply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