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sh 对谈 Interviews

不要在你試著成為自己的時候感到抱歉 – HUSH專訪

“不是說爲了得獎而來,是來讓大家看我的美貌。”

73172188_2219117244867088_2398382396048146432_n

(圖:HUSH 臉書)

BY:老黃瓜

訪問是在金音獎典禮開始之前做的,就在媒體中心。中心內會不時轉播國父紀念館主舞台樂團彩排的聲音,HUSH主動拿起我用來錄音的手機然後說這樣就不怕收不到。即使彩排結束了,他仍繼續拿著說無所謂。

這是我第一次面對面接觸HUSH。充滿著善解人意和美麗。

我們先從去年發行的第二張個人專輯《換句話說》說起,問起爲何是這個命題。

“那個時候已經有一部分歌,但全部的歌還沒出來前,腦中概念還蠻模糊的,但隱約知道些什麽。後來到了某一個創作階段的中間,我回去聽已經有的歌,聽到Demo裏一句歌詞“換句話說”,那是〈寄居蟹與蝸牛〉的詞。我忽然覺得“換句話說”很符合我想說的事情。

因爲這張專輯隔了三年,我歌庫裏面沒有舊歌,全部是新寫的。我就在想從上一張到這一張三年的時間,我經歷過工作的倦怠,還有中間演了舞台劇,這三年間很多從無到有,或是有了到沒有,一直有個線型的過程。我想到“換句話說”,接受到了一些訊息,換句話說理解成自己的樣子,然後再表達出去,很符合這個線條的樣子,前進 – 扭轉 -到達目的地的感覺。”

那三年HUSH經歷了一場“麻醉風暴”,從很多感到很麻痹又重新恢複到很多感。回到之前發《機會與命運》專輯時,跑了不少校園演唱會,卻讓他身心俱疲。

“校園是拼盤演出,有人是爲了你的前一個而來或是後一個而去。我的麻痹不是來自于我去然後沒有人要聽我的歌,而是我去的當下,我在那個場合我沒有辦法給出屬于我的100%,這件事讓我很沮喪。在拼盤的演出中,很容易讓我覺得自己不需要負責任,去說‘Hello 大家好!我愛你們!你們也愛我!’ 然後就結束了。這樣的狀態對我而言,其實是一種消耗,因爲我想讓大家看到聽到100%的我。

加上上一次是第一張個人專輯,所以在宣傳和演出上,都是要重新適應的規格。經歷了一整個宣傳期後,一方面麻痹也是從這裏來的,一直在做一樣的事情,好像沒有得到新的刺激,入不敷出。那個麻痹是來自精神上的入不敷出。”

于是,“換句話說”也成爲一種延伸。就如我們每天面對很多社交媒體,每個人有都有IG、FB、Twitter,每天被這些東西分散注意力和精神。

在這麽多垃圾訊息,假新聞,新聞農場之中,那麽多看過幾round的資訊中,我們要怎麽建立起一個自己的世界和價值觀,去確保我看到的跟我說出去的都是真的?換句話說,這四個字包含從無到有的創作,打掉重來的心態,還有這三年來對很多生活的觀察。

 

〈別讓我走遠〉:歌手 VS 劇情的拉扯戰

攤開HUSH爲天后們和女歌手們寫的歌,隨便挑幾首都是記憶度極高的佳作。孫燕姿〈克卜勒〉、徐佳瑩〈尋人啓事〉、阿密特〈血腥愛情故事〉、張惠妹〈身後〉、家家〈還是想念〉、孫盛希〈人樣〉等等。

于是,好奇問他哪一次跟天后/女歌手的合作是最難忘或艱辛的,但最後都不是以上這些人。

“我近期覺得最艱辛的是幫林宥嘉寫歌,反而不是天后。那個艱辛,因爲第一次寫影視主題曲,是很大的難題。以往幫其他歌手寫歌,只要考慮這個歌手在發新專輯的狀態,想要表達的故事,還是音樂的氛圍。可是〈別讓我走遠〉,不但要讓它很像林宥嘉,也要很像那部劇,所以在一種劇情跟歌手的角色之間有很大的拉扯。你不會知道這個歌詞要照著劇走還是林宥嘉會講的話,這三者之間的串聯,我覺得技術上情感上都是很大的考驗。”

HUSH和林宥嘉爲了這首歌做了很多討論。只看過兩集片花的他們,沒有看過整部劇,于是在大量討論後,HUSH先寫出第一版,然後再針對第一版去討論。討論內容像是揣摩舞台劇劇本,從人物情緒到遭遇逐一檢視。

“後來我就修修修修,修到最後我決定我不要去管這個東西該偏向劇還是歌手。我們就討論劇裏要講的情緒,如果發生在一般人身上,我們一般人會有怎樣的情緒。我們就讓這首歌只爲這個情緒去負責,不要去功利地想說要偏歌手還是劇集。最後做了這個決定,不去想那些考量。”

 

HUSH的理想感情模式:徐佳瑩和比爾賈的對等關系

如果要從HUSH的《換句話說》專輯挑一首大家都愛的歌,莫過于〈對等關系〉。周圍不是那麽常聽歌的朋友會分享,自己或夥伴們幾乎每次去KTV都會點來唱,甚至還曾經同場重複點兩三次。有一種拉扯,卻也有一種愛,這樣的情緒很真實。

“〈對等關系〉一開始是想要給拉拉(徐佳瑩)的歌。很感謝她最後沒有收,哈哈。我想寫給她,因爲她跟比爾賈(就徐佳瑩的導演丈夫)的關系我都很清楚。他們的身份跟角色,以我作爲朋友在旁邊觀察,我認爲他們的感情模式很像我心中理想的感情模式,就是對等關系。就是去尋找一個對手而不是去尋找一個對象,我當初以這樣的想法去寫。

對手不一定是我一定要贏過你或是你要戰勝我,而是兩個人不處在一起仍可以各自成長,處在一起又可以很日常像情侶的感覺,這種關系就是對等。”

 

這個世界的美麗來自于多樣性

HUSH是今年台灣同志遊行的彩虹大使,並在臉書分享了他當時在台上說的話。其中一段這麽說道:請不要在你試著成為自己的時候感到抱歉。美麗即是多樣性。請擁抱你的朋友愛人家人甚至敵人,但最重要的,是記得擁抱自己。

聽起來很直白的道理,但對的人說出來就特別有說服力。

“其實這句話看電影影集很常見,但翻譯成中文,雖然平鋪直敘,但其實很有力量。他們邀請我擔任大使,一方面也因爲我的出櫃和我對家裏人出櫃。我一直覺得這個世界的美麗來自于多樣性,不是說大家都是一模一樣的,這樣世界才美麗,你要成爲什麽樣子的自己,那是你自己決定,那才是早就整個大環境多樣化精彩的地方。

只是有時候還是有很多的社會約束,會去禁止你,或是因爲輿論壓力讓你覺得:我好像不應該成爲那樣的人。好像以前小學老師會出那種作文‘我的志願’,長大以後要做什麽。我的志願就是長大以後要做自己啊。我沒有要做任何人。

HUSH過後分享兩個月前在同志酒吧的故事。當時有一個小男生跑來跟他打招呼,是他的歌迷。對方很快速進入重點,除了表明是粉絲想跟他合照,還很直接跟HUSH說道:“你知道什麽是跨性別同性戀嗎?因爲我就是。”

說起這一段故事,HUSH就說道:“聽起來有點複雜的事情,聽他毫無防備的分享,他應該是經過很長時間的掙紮,才練就最後能好像很輕松分享他的身份。那個分享是讓我很感動的事情。”

最後,我問起出櫃這件事是否會影響工作。聽起來非常古板的問題,但也因爲我真真實實聽過公開出櫃者在演出上被爲難的事情。HUSH 想了想,當下並沒有想到有何實質性的影響。

“有些朋友會說你爲什麽要出櫃?你沒有的話,也許會可能上很多電視節目啊,可以賺更多錢,那不是我要的。保持真實很重要,我大可以不要出櫃,營造出一種讓女生歌迷有一種:我好像可以跟他在一起的假象。那不是我要的。我不想因爲那樣,賺到對我有錯誤認知的歌迷。”

#

最後,最重要的事情:

HUSH「浮生的夢」巡迴演唱會 新加坡場
演出 :2019年‪11月29日
時間 : ‪8pm‬
地點:Livehouse @ ThePavilion

Tickets at http://hush2019.peatix.com/
(預售S$50, 現場S$60)

By the way:

《換句話說》專輯
第10屆金音獎“最佳另類流行專輯獎”
第12屆Freshmusic Awards “年度十大專輯”

〈對等關係〉單曲
2018年中華音樂人交流協會“年度10大單曲”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