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sh 對談 Interviews Freshmusic Awards

我們有了阿妹有了Jolin,但還沒有像Björk的Star — 專訪9m88

9m88 曾經參加好樂迪KTV歌唱比賽,台下是 Sweety.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preset

BY:  老黃瓜  | 圖: 方塊雲吞 + 9m88臉書  | 鳴謝: Cross Ratio Entertainment

去年的中文樂壇超級新人毫無疑問就是9m88. 還沒發個人專輯,她的featuring之作就好長一串,包括Leo王《陪妳過假日》、異鄉人《SWAG午覺》、吳青峰《Everybody Woohoo》、ØZI《B.O.》、蛋堡《台北嘻哈故事》等等,對于9m88的期待值已爆表。有她的演出幾乎都是sold out,鮮明的MV與個性已朝教主級別快速前進。

9m88等同率真,于是這篇訪問也直球對決,除了談她自己的歷程,也把其他人對她的疑慮攤出來看她如何解讀。從她從容的回答,我看見: A Star Is Born.


 

Fresh:第一張專輯好像給了自己好多壓力很多事情都親力親爲,無論是制作還是編曲大部分都自己上陣。爲何會選擇這麽做?

9m88:因爲要找一個合適的producer,合適的A&R,幫我找適合的歌的人不容易。與其不斷花時間去source,那我就覺得自己來做做看吧。因爲大家已經很期待⋯⋯ 畢竟我已經出來兩三年了,都還沒有自己的作品出來,所以那時我也很心急。

開始做了以後,發現很多事情要兼顧,也遇到一些困難,分別找了一些單曲的producer來協助,很多人幫我完成,還蠻感動的結果。

Fresh:對你來說,哪一個環節最難?

9m88:我覺得最難的是要從歌手的mindset轉到producer的mindset。Producer的mindset就是要跟musicians溝通,然後跟musicians的manager溝通,很多事情經過很多對話。這些是音樂之外的事,如何去推進,是跑一個流程,原來很多細節在裡面。

然後進入mixing的時候,又跟之前在創作階段是不一樣的,你要把耳朵打開去聽,希望這個音樂的哪一個部分想要突顯出來,而不是把我的vocals放在最前面。這個想法慢慢轉變。然後到了mastering又是不一樣,要跟每一個老師前輩,他們都給我新的想法。這個流程下來,我有覺得我的耳朵又更開了一點。

Fresh:我知道很多人都問過這個問題了。爲何專輯是叫“平庸之上”?

9m88:很多人第一張專輯都是說誰誰誰的第一張專輯,可是我希望是個比較貼近我自己的名字。甚至那時還沒有《平庸之上》這首歌前,就已經決定好專輯是叫“平庸之上”。是一個很能奠定我twenties快要結束的尾端的心情。我很急于要突破,但是又有一些掙紮,有個辛苦的struggle,一種過不去的心情。

我要怎麽去安慰自己,也相信年齡相仿的,或更大更小的,所有人都在追求尋找自己的平庸之上。所以這個title,可以告訴你不要給自己限制,就算突破了,及格了過60分以上,我們還有很多進步的空間。

我覺得平庸之上是很有潛力的詞,不是說I am the best or I am the worst. 可能聽我的音樂會覺得我很放松,可是我在追求自己想要的東西上,是會懷疑自己的。我這樣的心情很多人有相同感受,在自己在意的事情上,很多人不講這個模糊地帶,通常只有我很困頓或是很亢奮。我喜歡這種grey zone.

 

9m88與好樂迪與超級星光大道

Fresh:有一陣子,參加選秀節目是出道的不二法門,很多人都去參加比賽。很好奇,你以前有沒有參加過歌唱比賽?

9m88:有啊!我前兩三個都是學校的,還有一個是初中的時候,是去好樂迪KTV的歌唱比賽。而且我跟你說很有趣,那時比賽的代言人是Sweety,就是言言和喬喬。然後我現在出來工作,也會遇到曾之喬,我就覺得很有趣,我就會跟她說:“Hey你知道嗎,我參加第一個比較official的歌唱比賽你就在台下。” 其實那時她們也很小,才15還是16歲。

我覺得那次讓我很緊張,但我也很開心那時我媽願意帶我去,因爲她當時滿不希望我去參加比賽,覺得應該好好念書,不要有明星夢。但那一次比賽讓我認知到,原來要成爲專業的歌手我還有很多路很多事要做,然後我會問自己有沒有這個特質。

至于電視類的,我參加過《超級星光大道》。那時節目很紅,我有去參加選拔,可是後來沒有繼續。那時候已經到大學了,已經知道自己想要什麽了,然後又不是很想要通過這樣的方式去完成我的夢想,後來覺得那我就不繼續參加了。我去找一個新的方式吧。

Fresh:你竟然參加過《超級星光大道》!你還記得當時的情形嗎?

9m88:我記得我去了海選audition,那時已經要進棚錄影了,之前我就打退堂鼓,其實也蠻膽小的。我那時也很緊張,要在熒光幕前被大家審視,壓力很大。

然後發片後我去參加《聲林之王》當導師,我其實很感動。看到參賽者抗壓性很強,要在10個小時內完成所有的挑戰,我覺得很厲害。

我甚至覺得如果當時我真的去參加《超級星光大道》,我也不會在前五名。參加比賽需要一些特質,是那個群衆想看到的特質,不是你很stylish很有自己的想法,是不一樣的approach。

那時候的唱功和那時的想法,我可能不會在前五名。如果不在前五名,而是後幾名,然後被簽到公司,我或許會被冷藏吧,哈哈哈。這是很現實的,很多選手在那個當下,大家在熱頭上,但過後真的會出線的只有那幾個。

 

 

社交媒體時代,明星的定義也跟著轉變

去年11月,知名經紀人,曾是蔡依林、楊丞琳等重要金牌推手的“蔣哥”蔣承縉就在一次訪談中提到9m88。當時他就論及台灣現在的流行音樂市場,還有太分眾的問題。

“比如說,9m88可以開三場3000人的演唱會,但你要她再往上走?上不去,為什麼?因為她只抓到她那一群,她其實很可以考慮有資源的經紀公司或唱片公司再幫她推一把,走到大眾。

這就是台灣新一代小朋友紅但沒辦法大紅的原因,他們很有主見,覺得這樣就好了,很滿足了。9m88、Leo王可能覺得〈最高品質靜悄悄〉已經很屌了,為什麼還需要再更專業的包裝?自己就搞定了。這沒有誰對誰錯,我自己在看,現在已經分眾到,即使他在KKBOX第一名,都不代表大眾。以前我們說的第一名,是街頭巷尾都耳熟能詳這首歌,現在不太可能。”

于是專訪中也請9m88 聊聊明星的養成。

Fresh:很想知道對于蔣哥的說法,你自己的觀點又怎麽看?是否會覺得真的很需要有資源的公司來幫助你?

9m88:之前去過一個音樂平台的listening session,那時就被問爲什麽你要做這樣的音樂,你跟其他人做feature可以做一些更受歡迎的音樂,爲什麽你要試各種東西,你想成爲什麽。

我想了想,我其實還蠻想成爲阿妹的,只是要用什麽樣的路走到那個結果。就變成說,可能我們市場上有阿妹,有Jolin這樣的明星了,但是我們沒有像Björk這樣的star,我會覺得我想做那樣子的路線,我不斷耕耘我自己喜歡的方式。

現在這個社交媒體的時代,已經轉變以前我們看明星的方式,可以有各種樣子。你可以不是最完美的樣子,可是你很真實你有自己的想法,然後大家都很appreciate這樣的特點。

若從這樣的方式去發展會是新的路。而且做star不一定限定在亞洲華人圈,我們也很努力往各種新的可能性,非華語圈的地方發展像日本韓國,最終讓說英文的歐美國家聽到。這要花很多力氣,這也跟我們以往所謂的華語圈造明星的想法是截然不同的。

某方面,我認同更強的資源和A&R可以讓目標更容易達成。在我的角色上,要有合適的A&R,但不是找一個曾經成功打造某某巨星的人,然後把成功經驗放在我身上。其實個性不一樣的,要呈現的不一樣,那就不適合。以前的star,可能有一個模式,但像他提到Leo王跟我,我們的approach是想要自我表達自我實現,跟那種爲了整個大衆,要去做的不太一樣。如果有合適的我不會排斥,但需要時間找到這樣的夥伴。

 

 

Featuring 女王的誕生與超高期待值的落差

Fresh: 你的featuring作品非常多,可否談談個別合作的契機是什麽?

9m88:這真的很奇妙的。其實Leo王是我通過共同朋友去找的,因爲我喜歡他的音樂想要一起合作。沒想到後來合作後,大家就看見,看到一個蠻特別的,華語音樂圈比較少有的中低頻的女生,然後這個style的那時可能沒那麽多。

後來,就開始有人來找要不要一起合作,所以接下來異鄉人、馬念先,吳青峰,都是對方來邀約的。其實還有很多邀約,但會跟他們合作,是因爲可以向他們學習,不管是style的不同還是創作的方式。

Fresh:因爲這些featuring作品把大家的期待值拉得很高,也有一些人包括業內人士就對你的第一張專輯有些失望,覺得一些部分還沒做得很好。

9m88:這個我同意啊。就像我當初說的,第一張專輯沒有找到合適的制作人和partner,我覺得某方面,以市場來說,確實不是一個很精良很well produced的album,但對我來說,以我的創意輸出和曆程來說,是一個很好的開頭,讓我以後可以嘗試各種風格。拉遠來看的話,我先把這個東西做出來,我有能力去圓滿一件事情,我覺得就達到我的目標。

 

13Freshmusic Awards9m88入圍最佳新人。成績將在731日晚上10時于Freshmusic音樂雜志的FacebookYoutube首播揭獎影片。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