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sh 對談 Interviews

模仿了,然後呢? — 訪中文樂壇“R&B教父”陶喆

最近很適合聽 Dear God.

davidtao1

BY: 老黃瓜    (圖: 陶喆FB +  華藝節網站)

1997年末,那時我還是個中一生在過年終學校假期。那個12月,我通過MTV台認識了陶喆,第一首歌是《飛機場的10:30》,嘴邊就開始不斷跟著“Maybe Baby Baby……”. 對台語歌那時沒有什麽特殊好感的我,因爲陶喆的《望春風》而有了新觀感,甚至會硬背起來去KTV唱唱看。但我從來就不是《愛很簡單》的fan,我愛的是《沙灘》和《心亂飛》,並在隔了好幾年後才買到這個首張同名專輯收藏。

難忘2002那時我已經升上高二,周圍朋友也超愛陶喆。于是,當得知第三張《黑色柳丁》要發行,自己還自以爲是憑著專輯名稱去設想陶喆又會作出什麽音樂,還脫口說出:“根據黑色柳丁四個字,會不會是要做Acid Rock?”. 可笑的是,我當時也並不知道Acid Rock是什麽。

出道23年,陶喆算是産量非常少的創天天王,累積了7張創作專輯、3張演唱會專輯和1張精選集,當中我就有8張。盡管後期作品討論度不似前幾張空前盛況,但比起很多後期音樂走歪掉的創作天王,陶喆相較下可說寧缺勿濫,保持了一定風骨。

訪問以電郵進行,不得不一開始提上一張錄音室專輯已經是2013年的《再見你好嗎》,間中則當起了 “Youtuber”,開啓「DT in the Studio」音樂制作教學和樂器分享等等,並且最近還推出了第二季。談起這幾年的生活,陶喆這麽說:

“主要還是在創作上努力,因為每張的專輯都會有不同的瓶頸要去突破。這幾年我也有丟出一些單曲,像是《黑色星期二》和《Mars Baby》,題材都是取自我生活上真正發生過的事。

最近比較多在忙孩子,畢竟才剛出生快一年,重心會放在他和家人身上會多一些。而會做《DT in the Studio》這系列一方面是我自己蠻喜歡跟大家聊天的,也很樂意分享音樂上的見解,讓歌迷朋友們可以在增進音樂的知識外,也能了解到音樂的美好。”

別只是形式上的模仿

陶喆的經典作品很多,脍炙人口的不計其數,甚至可以說每個六七年級生應該都有至少一首可挂在嘴邊的陶喆作品。有大紅的歌,自然也有相對來說一些可能被大家遺忘的作品。問起陶喆過去那麽多作品當中,有沒有任何一首創作是老師的「遺珠之憾」,希望大家可以回頭再去聽聽這首歌?

“《Dear God》是一首我在911恐攻事件後,有感而發寫下的歌曲。裡面乘載了很多的情緒,像是不安、憤怒、無奈等等,或許很多人認為這是一首非常負面的歌曲,但其實我更想傳達的是另一個層面,就是遇到了逆境,依然還是要正視正能量的重要性。”

陶喆見證了華語樂壇的變遷,自然也會想問他怎麽看現在的音樂市場,尤其華語音樂圈有越來越多在做比較「黑人」音樂的時候,以及有沒有特別注意的新創作歌手。對于後者,他沒有點名,只稍微談了對現今樂壇曲風的看法。

“雖然這幾年有很多Hip Hop、Soul、R&B的作品,但是很多都只是形式的模仿,缺少了關於自己文化的認同與精神內涵。”

渺小的我們奔跑吧

50歲的陶喆最近做了一件非常酷的事情,就是參加了Hood to Coast,美國的一個團隊越野賽跑活動,每個人至少要跑35公裏的長度。問起他爲何在半百之年參加這樣的挑戰,他這麽說道:

“這件事的起因完全就只是兩個好友的午餐閒聊,不過最後我好像有點過度投入了哈哈!因為一個人分配至少要跑35公裏的長度,除了長途的野外路跑所需裝備和補給外,主要還是事前身心靈上的調適以及訓練,會花最多的時間。

實際去參加絕對比一開始想像的還要艱難許多,但最後我們也比當初預估早了一小時完賽!我認為對我們這群平均年齡超過半百的大叔們來說,已經非常了不起了哈哈。

這次的比賽過後,也讓我了解面對很多事物,我們依然要保持謙虛和感恩。我們一路上看到東海岸的絕美風景,才知道在大自然面前,人類真的是非常渺小的。”

到了50歲的階段了,現在的陶喆對於人生、生活有什麽樣的想法?

“有了老婆孩子後,現在家庭已經慢慢成為我生命中的重心了。這讓我想起父親在我成長的階段,也給了我很多創作上的養份。不論是藝術上、音樂上或甚至是一些思想上的啟發,可以說是形塑了“陶喆”這個人的很大一部分。我也希望把這些東西和我這幾年來的體悟,能繼續傳承給我的孩子,或甚至是其他後輩們。”

davidtao3

回歸本質與自我突破

陶喆這次在新加坡的華藝節演出,問起會跟2018年的新加坡演唱會有哪些不同。他說道,這次演出可以說是前所未見的形式,有很多的“第一次”。除了是首次在國家級的音樂廳——Esplanade Concert Hall 演出,不論是音場或是整體聲音的呈現,都不同於一般流行音樂的演唱會,樂隊編制也是首次的嘗試。

“這次在新加坡會有好幾位新加坡之光與我同台演出。總體來說呢,《喆和樂》會是一場回到“音樂本質”的特別演出,幾乎不會有任何聲光、舞台特效甚至是program,純粹地讓樂器去說話。”

陶喆之前也透露2020年將會有一些Secret Projects,說出來當然就不是秘密了,所以他唯一能分享的就是這一句:

“Secret Projects 就是我會有一些音樂上的重大突破!”

過了50歲仍力求突破的樂壇教父,那份期待仍在的。

 

華藝節2020: 陶喆 《喆和樂》

日期:2020 年 2 月 1 日星期六晚上7時30分

地點:濱海藝術中心音樂廳

票價:$68 – $188 (68元和98元已經售罄)

購票:https://securetix.esplanade.com/esp/booking/tao0220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