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sh 對談 Interviews Freshmusic Awards

hue:我們不夠紅,來罵我們吧!

而定位是時間促成的

BY:老黃瓜

正常的情況下,應該是先從《劉庭佐》專輯認識知更,然後接著在Streetvoice聽到他擔任主唱和吉他手的團hue的demo. 多了兩個夥伴(鼓手孫仲熙和貝斯手Amo)的知更,比起之前無論是電話訪問還是在金音獎後台碰到時,更為自在淡定。

hue其實在知更發片前就已組成,而如何彼此找到,還真要謝謝臉書社團。

知更:「我們會在上面發貼文,說要找什麼人什麼樂器。」

大概就像上Tinder找對象吧,只是找的是一起玩音樂的。但找到不代表一切完美,有沒有默契投緣不投緣都是考驗,大家都是初次相逢的路人。

仲熙就說道,前幾首大家還在抓對方喜好,編曲喜歡的模式,後面越來越成熟。

知更:「我們三個性格都蠻好的蠻善良的啊!(笑)不用花太多時間磨合,也不會說個性很難搞會有衝突啊。不會浪費時間,也不會不和。可能緣分到了。」

成團三年多,hue並沒有經歷什麼可歌可泣的故事,大家就一邊創作一邊培養默契,去準備到最好。

Amo:「我的生活則有一些變化,從學生變成找工作,然後找不到工作的之類的,一邊參與hue,一邊想辦法維持生活的平衡,現在是蠻理想的狀態。」

專輯有約一半的作品是在成團初期的創作,其餘則是後來憑藉培養出來的默契,不用多說什麼,就能當場彈奏出來大家會喜歡的樣子,很快就完成。

#沒有極端的經歷但有極端的情緒

Streetvoice上hue的demo大部分都是單字,如〈偽〉、〈她〉、〈河〉、〈愚〉,唯獨破例的是〈夕陽〉。乍看會以為hue去年發行的首張專輯,會每個歌名都是單字。

知更:「本來計劃是每首歌的歌名都是一個字,保持一致性,我覺得蠻酷的,但最後被身邊的團員駁回了。我們走的畢竟是民主制度的團規,所以就投票,2比1。

Amo:「我個人比較追求文字上的精准度,像夕陽變成夕,精准度會降低。」

仲熙:「我也蠻接近的,像爛情歌,如果叫爛,這兩個比對的話,還是爛情歌三個字比較能夠詮釋歌曲。」

我想唱片公司應該松一口氣。那第一張專輯,hue希望作品表達什麼?

知更:「這三年不斷練習默契創作,從共同性看來,每個作品不是獨立分開來的,在共同訴說某一個事情,當下對我來說都有極端的感情在裡頭。由愛生恨到。。。反正就病態極端不理性的愛,可以是自身的、男女的、對世界的,有不理性極端的感覺在裡頭。希望專輯能把這些情感表達得淋灕盡致。」

什麼事情引發那麼極端的感觸?

知更:「其實沒有欸。。。其實類似的問題有被問過。無論是知更還是hue的專輯,這些創作,大部分都不是我的經歷,可能是我意識裡面,可能我之前聽到的某個新聞,怎麼那麼慘啊,然後在我的潛意識裡面,然後過了一段日子後透過我來發洩,變成這個作品。」

Amo:「還是是前世?」

知更:「前世!一世一首 。」

或許就像知更所說,如果你平常是會隱藏自己個性,比如說你很壓抑自己,別人面前是好好先生,好好小姐,但內心其實可能很變態或是很暴力或很感性,在社會的制約下讓你要做個很理性的人,這張專輯可能可以幫你發洩。

#關於像草東沒有派對

碰到雙重身分者,如阿妹&阿密特,戴佩妮&佛跳牆,如何在兩者之間區隔一直是會被討論的事。那hue和知更的區隔又是什麼?

知更:「知更就是我很私人和個人的創作領域,我想如何實驗如何呈現都可以,但在hue的團體生活裡面,有優勢的是我可以被這兩位激發,激發出新的靈感,灌入新的創作色彩。比如說在演出舞台,可以同心協力幹一些事,好像打大魔王。」

Amo:「我完全不去思考知更的設定,我就照著我會怎麼去進行。玩樂團是共同意志的集合體,過程會有衝突或是妥協和合作。

仲熙:「我的話,我有參與知更的第一張專輯錄制。撇除這個,我對知更的形容keyword會是獨裁、空間感、有點民謠有點純粹。hue比較有刺激的觀感,強烈的情感。」

Amo:「知更假音比較多。」

樂團越來越多,去年發片的樂團估計至少兩百團,如何脫穎而出如何有鮮明定位似乎變得越來越重要。hue又怎麼看待他們的定位?

Amo:「我們蠻特別的地方是基於很簡單的和弦的loop,尤其前期的作品比較明顯,像夕陽分兩段,一段兩個和弦就搞定,在很基礎的基底來作出變化。基底是單純的,會編出來不會那麼單純的作品。」

知更:「不是特別去想辦法這麼做,而是自然去帶出這個作品的架構。不會說只有兩個和弦怎麼辦,然後去硬加。」

仲熙:「分類上我會歸類在搖滾,但編曲上來說不是完全傳統的搖滾。」

知更:「這樣說吧。官方說法就是,當初我的設想hue可以保留流行搖滾的元素,卻又可以聽到非主流音樂性在裡頭,可以被大眾更容易接受,又不會被小眾聽眾覺得在搞芭樂。

非官方說法就是。。。也沒什麼定位,它就是個搖滾樂團,很多人也都是搖滾樂團,一開始給自己定位也都是講開心的。定位是需要有時間的,去發現自己最棒的地方是什麼,聽眾長期停下來去,去知道你好的地方是什麼。」

hue的demo剛出來,就有好些人說像草東沒有派對。談到被說像誰誰誰,他們又如何看待?

知更:「說像草東最多啊,還有槍擊潑辣。很大的樂團帶起了某一種風格,任何其他如果有類似的路線,可能就會被聯想,但這沒有不好。例如說我們像草東的,(他們的意思)也不是說我們在學人家的,他們是喜歡的意思,都是好的。我們有這個機會被聯想,是好事。」

Amo:「我常抱怨都沒有人在罵我們啊,代表我們不夠紅啊。這是一個指標啦,當然也可以看播放次數這些,然後我覺得有沒有被罵也是。」

知更:「來罵我們吧!」

#為你帶來一首Forever Love

串流、IG、Tiktok世代,人類的專注力大概也跟著大幅縮短。請hue推薦專輯一首歌的一個段落,可快速認識甚至喜歡hue的,他們無獨有偶都選擇了〈爛情歌〉的第二次副歌,因為是人聲和編曲最有張力的時候。

〈爛情歌〉作為第一支主打歌,是否有一定要中的壓力?

知更:「這個壓力是有的,也會有人說爛情歌前奏太長,還沒聽到就下一首。是會比較可惜。。。但如果喜歡你的音樂,會吸引到就是會吸引到。」

話題後來延伸到會在KTV唱什麼情歌。

知更:「王力宏的Forever Love. 因為從小喜歡陶喆、王力宏,周杰倫,以前每次去ktv會先點這首潤喉開嗓。」

Amo:「我會點伍佰 & China Blue的虧欠。MV很有趣,就是伍佰在KTV唱歌,然後你在KTV對著伍佰在KTV裡面唱伍佰的歌。」

仲熙:「從小有一段時間會聽周杰倫,我應該會點簡單愛。」

那如果hue的歌在KTV上架,覺得哪一首最適合在一堆人面前唱?他們再次展現團魂默契,一致選擇〈我們〉。

知更:「hue尷尬的是副歌都是可以被唱的,主歌卻是簡單幾句帶過,情緒暴發的都是副歌,前面都會乾乾的,後面才有表現機會。」

知更近期另一作品就是田馥甄的〈懸日〉,他譜曲並由葛大為填詞,陳建騏製作,是Hebe新專輯率先登場的單曲。談起這次邀歌,知更也很驚訝。

知更:「那時候就覺得天啊,真的嗎?這個作品是對方邀請前已經完成一個版本,詞還不完整。還蠻新出來的demo,我當時覺得蠻適合的。」

那是否知更有了更多邀約?

知更:「去年有,今年還沒有。請大家來找我,給口飯吃!」

hue 第1號作品《hue》live 專場

【售票資訊】

時間:4/21(三)20:00

地點:永豐Legacy Taipei 音樂展演空間

票價:單人預售票500元 / 雙人預售票900元 / 單人現場票600元

售票連結:

https://www.indievox.com/activity/detail/21_iV009762f

hue 在第14屆Freshmusic Awards 初選名單上入選了最佳樂團20強、最佳新團體20強、最佳男演唱人(知更)15強。入圍名單將在4月30日公布。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