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sh 對談 Interviews

下一個天團,萬事俱備不欠東風 — 專訪告五人

BY:老黃瓜

第9屆金音獎最佳新人(團)獎。

第12屆Freshmusic Awards年度十大單曲、第13屆最佳新團體。

第31屆金曲獎憑專輯入圍最佳樂團、最佳新人、最佳音樂錄影帶、最佳裝幀設計。

他們是告五人,這兩三年來最常在我耳邊響起的新樂團名字。我們之前做了一集關於”下一個天團” 主題的Podcast,告五人就是其中之一。首張EP和專輯就得到不俗回響,口碑人氣兼具,這次訪問最印象深刻的,是這一切也都是苦過來的。苦過,所以更會珍惜當下能擁有的資源,也對自己的音樂更有期許。這份珍惜與期許,可以帶他們走得更遠。

#三顧茅廬

潘雲安(雲)、犬青(青)、哲謙(謙)

Fresh:最近有看你們在金曲獎頻道受訪的影片,就要提到告五人的組團過程,尤其鼓手哲謙(謙哥)好像是“三顧茅廬”才邀進來的。好想知道當初整個過程。

謙:入團的話,入團之前的話其實我在做別的工作,然後其實那個也做了七八年,工作跟通信相關,做那個電信局的。其實我以前是會接光電纜,然後查線,修修電力線那種。

但是這個過程中一直都在學音樂,學打鼓啊。然後就是離開原本的工作崗位的時候,我那時候其實就認識雲安,他一直在做音樂。但因爲我工作的關系,一直都沒有辦法去合作。

那是到我離開原本的工作之後大概一年左右吧,然後雲安跟我說他現在在組這個團,你想要來來看看嗎。我原本玩的,我小學是學古典打擊樂上來的,學管樂團跟管弦樂團合作,那跟雲安在學習音樂類型比較不相同,所以其實就是可以感覺可以撞出很多不同的火花。

Fresh:那時候雲安真的是三次到謙哥的家嗎?

謙:沒有啦,就是約出去聊天呢。很多次。

Fresh:那時候考量的是什麽?

謙:我是處女座我想得比較多,而且一次見面大概也一兩個小時,其實沒有辦法聊很多東西。比如說他喜歡做的音樂,我會想要全部先聽過,然後我再跟他聊一聊。對各種團隊的狀況運作有誰什麽什麽的,他其實都沒有辦法在一個下午就OK說完。

Fresh:這是非常慎重的一個決定了

謙:就是要慎重要想清楚。

Fresh:相對而言犬青入團是不是相對沒有那麽慎重?

雲+謙:沒有慎也沒有重!(大笑)

青:應該說那個時候雲安問我要不要來加入這個樂團,我其實也不知道他到底要幹嘛。然後也沒有多想就答應了。跟謙哥相比起來,我的的確很倉促隨便,就這樣答應人家。然後我都已經答應人家了,我還是把它做完好了,然後一做就做到現在。

Fresh:那誰先進來。

青:我先,然後才是謙哥進來。

Fresh:那雲安,你對于告五人這個團的想象又是什麽?

雲:在這之前是我一個人在弄。一直是謙哥入團之後,告五人的歌大家才真的完全看見。我的想象,我也不會說特別說什麽以後一定要怎麽樣怎麽樣,而是一種就是,走一步算一步,然後紮紮實實的去把當下的每個元素做好。你可能就會有更多你不會想到的未來。

謙:每一場演出做好其實蠻重要。而且我們那時候其實就是對演出的想象或者是渴望,我的下一步就是下一場演出。然後我們要把這些事情做好就好。

Fresh:對于現在的成績你們自己覺得如何?

謙:我的部分的話我覺得我會珍惜現在的成果,它會是進入下一個階段的開始。然後會很珍惜這段時間,然後我們會好好就是努力。因爲其實當你覺得做起來好像有點得心應手的時候,其實就是要進入下一個重新開始發現困難的階段。

Fresh:對了,雲安的哥哥潘燕山也有創作貢獻,也蠻常看到他的名字出現在作品。爲何哥哥不在團裏?

雲:因爲他現在已經是爸爸了。當要組這個團的時候,他准備要變成第二個孩子的爸爸,有兩個孩子的爸爸,組樂團這件事情風險很大。我不希望大家在這個時候要跟我們一起拮据,因爲我們是拮据走過來。

我們一開始演出不是很多的時候,我們也沒有那麽多資源可以運用的時候,是我們三個人共同撐過來的,所以我覺得我哥哥既然已經有了孩子,他不應該還要讓他的孩子承擔這樣的風險。那他也是這麽覺得,而且太太也是,哈哈哈哈。

Fresh:那如果哥哥單身是不是就不一樣?

雲:那要看他自己選擇。就是你知道就是有些人就是喜歡在自己的生活裏面,然後不要被人發現的去創作那些事情。他也可能不一定喜歡在台上。

#選秀的人

Fresh:其實第一個被認識的名字是雲安,我自己的話我是有看華人星光大道。

雲:那個不要看了!不要看!不要!

Fresh:我記得你。我也在中國好歌曲看過你啊。

雲:好歌曲那個就是因緣際會,就是發現會創作之後。那時候的老板黃韻玲老師,叫我說你可以去參加這個比賽試試看。

Fresh:我倒真的不知道你曾經在小玲老師那裏。

雲:嗯,果核音樂。那時我十七八歲。

Fresh:我覺得現在的你感覺就跟當時在比賽看到的你,不太一樣。那一方面是過了快十年了,然後我覺得另一方面,是那個自信。我覺得有好像有了創作之後這個東西在你的身上會有光芒。

雲:我覺得我的自信不是我自己給我自己的,是犬青和謙哥還有跟歌迷給我的。就是因爲我以前的時候,我是被講唱歌很難聽的,我一直是不被其他的工作同僚所認可的狀態。

其實你看我十七八歲的時候出來,可是我26歲的時候才發片,可能我也是在等待一件事情,是等到我真的自己成熟了,自己可以掌握這些事情了,以後可能才真的有能力去做這些事情。

像我們最近才剛寫完第二張專輯,我腦袋現在是空的。現在先休息一下,然後再想第三張專輯第四張專輯第五張專輯,我們想玩什麽。

Fresh:這麽認真的規劃到那麽遠?

雲:會去想三五年後的事情,但不是想說自己會變成什麽樣,是想說就是這個世界的氛圍。那就是這個世界的氛圍每一天都在變。

#睡車上的日子

Fresh:你們剛才提到有過拮据的時候,所以是真的不像我們以爲的那麽順遂嗎。

青:其實沒有到那麽順遂。就是我們在做第一張唱片的時候。我們其實是只有兩只麥克風,就錄完3首歌,然後那個時候我們在謙哥家錄,也沒有麥架,就是要用手拿著麥克風。

我就是人體麥架啊,雲安要錄音因爲用電腦,謙哥要打鼓,所以我就當麥架。就一支有麥架,另一支沒有,因爲沒有錢。

謙:有的那個麥架是借的。

然後附近若有動物在叫,好像狗狗在叫,就要停下來。等不叫的時候才錄。要關冷氣不然這個聲音會錄進去。

雲:現在回頭想這些畫面其實蠻珍貴的。因爲你沒有經歷過那些可能我們現在不會,那麽對于錄專輯這件事情那麽有效率這麽重視。

青:然後我記得我們一整年吧,我們幾乎都住在車上!因爲我們演出都會回家,不管到最後在哪裏,都會回家。

Fresh:不管演出到哪裏都回宜蘭???

青:對!那個時候就是雞精、蚬精還有B群都會帶在身上。如果真的很累了,我們就在休息站睡半個小時。

謙:像最早的時候,我們賺到的費用都就是全部給樂手老師。所以我們如果去了比較遠的地方演出的時候,我們都會開車回來,開車是因爲我們其實沒有錢住在旅館。

Fresh:那麽慘!

雲:我們就覺得寧可睡車上,把旅館的錢省下來加油。

謙:然後我們那時最重要的是想要學習,我們那時候三個偏向就是,盡可能可以在舞台上學習,所以我們還是把費用都給樂手老師,就是演出費這邊進那邊出給樂手。

雲:因爲我們請的老師都是很厲害一線的樂手,所以我覺得這種事情,絕對不是理所當然的,你怎麽可以欠人家這種人情。

Fresh:這個經濟情況何時才開始有了改善?

大家:今年!

Fresh:今年!你們到這個年改善?你們今年才好好住飯店?

青:對!就住一天到兩天。我們是熬了3年出頭才有那麽一點小成就。

Fresh:你們一定會更格外珍惜現在所擁有的東西。

青:超級珍惜!

#金曲獎

Fresh:現在到10月應該最緊張的就是金曲獎吧。你們這一回新人的對手我覺得非常的精彩,根本是死亡之組。

大家:真的,大家風格都很不一樣!

Fresh:其實你們一直都有不同的獎項肯定,你們怎麽看這件事?

青:我們很感謝也是可以參與這份榮耀,然後當然就是獎項的後面是就是壓力會越來越大,壓力隨之而來,因爲你入圍就越多人看你。包括更多專業的人看你。

雲:如果你不把你的專業能力拿出來的話,或者是你唱不好,台上走音,這都蠻恐怖的。

Fresh:如果新人獎跟樂團獎,有人跟你說你就是可以用一個,請問你們會選擇哪一個?

大家:新人獎!

青:樂團我是不敢想啦,都是大前輩!

Fresh:現在已經開始爲金曲獎做准備嗎?

雲:有啊!要變瘦啊!

青:但我們其實也更努力著重在籌備第二張專輯。

雲:然後過程中就一直吃啊!

Fresh:那我接下來要念Freshmusic Awards評審這次給告五人的評語。是有好的也有不好的。我先說好的。

雲:先說不好的啦!

Fresh:Ok。“缺少多樣性的可能,觀點與敘事的角度有點狹隘執著。”

青:嗯,我覺得狹隘的部分是合理的。其實我們目前體會到的事情就這麽多。

雲:應該是說我們經歷目前只能帶我們走到這邊,我們還比較淺啦,我們如果現在寫出世界宏觀的道理的話,我是會懷疑我自己是不是。。。我的人生到底怎麽了啦。

我們對任何負評都非常的珍惜,因爲是有很認真去聽,所以會覺得哪裏不好。

Fresh:那下一個:“繼五月天之後,下一個可以進入到流行樂壇,備受愛戴的樂團。創作整體的精致度高,掌握度非常好。”

青:我聽完壓力更大,我們還是聽差評就好了。

謙:我覺得剛剛負評的部分我回頭說一下,我覺得評審的角度跟我們能不能做到這件事,是兩個不同的事情。現在這樣的資歷,我覺得三年來說,相對來說還算是ok的,但如果跟資深的老師,基本上不可能的。

然後下一個優點的部分,他的角度是從音樂內容、質感、對象、特質去講,所以不同的評審重視的角度不同,就會有不同評價。我們是不是未來那麽厲害的樂團,就要看未來的每一步是否紮實。我們會努力往那個方向邁進。

Fresh:再來我其實特別想提傳唱度,這也是評審提到的,就是你們的作品很懂得抓傳唱度。我覺得現在樂團非常多,可是要做到傳唱度就會少很多,很多團在個性上的自我表述更爲重視,作品似乎相對而言傳唱度就比較缺乏。那你們的傳唱度是油然而生還是經過思考的?

雲:我覺得我們在思考歌曲的部分,我們會想到兩件事情:一個是態度,第二個是好聽。

我們喜歡好聽的東西,我們三個人聽的音樂種類都不一樣,可是基本上是我們什麽都聽,所以我們不會去排斥每一種音樂形態,每一種音樂編曲。但是你會發現哪一件事情是,我們的歌好記。這是一個我們自己會去思考的事情。

我們的確會想,該怎麽讓自己的歌可以好記的原因是,因爲我們三個自己聽很開心。那種感覺就是,如果我們三個自己都聽不開心,那你要怎麽去錄歌。久石讓大師,我那時候看他的書,他就說你想要感動別人,首先你要感動自己。

#新世界的天空

Fresh:這次有機會參與天空音樂節的線上節目,談談一下吧、

雲:能夠跟大家在雲端見面是一件很棒的事情。我們的距離只隔著一個手機或是熒幕,所以很期待。

Fresh:你們還沒來過新加坡對嗎?

青:對啊!好想過去吃東西!

Fresh:你們對新加坡有什麽想象?

雲:我有個不禮貌的問題。你們街上是不是到處都是肉骨茶?

Fresh:沒有。真的沒有。我可以三個月到半年才吃一次。我家附近也沒有。

青:怎麽可能!

雲:那你們都吃什麽???

(下刪吃貨聊天內容)

Fresh:最後談一下新歌,和阿爆合作的《新世界》吧。

青:算是比較新的嘗試,然後我們邀請阿爆,也是我們第一次跟別的藝人合作。對我們來講都是一件很新鮮有趣的事情。

Fresh:爲什麽會找阿爆。

雲:因爲這個當初寫完的時候我們第一的直覺。。。因爲我們是阿爆的歌迷。然後我們就很想跟偶像合作,然後發現偶像她也好像這個很有興趣。然後就請制作人陳君豪老師去聯系阿爆,看有沒有辦法就是可以合作一首歌這樣子。

你不覺得這首歌跟阿爆的聲音,是完完全全百分之百地合在一起?

Fresh:的確。

雲:我們就是一直覺得一定會有這種感覺,這個感覺是一種直覺,並不是設計過的。然後我們就在一次餐敘上面碰面,然後邀請她來參加。

Fresh:那真是天時地利人和。

謙:對這個事就是完全沒想到她會在現場。現在想想都覺得雞皮疙瘩。

###

告五人將是天空音樂節特別企劃《天有不測風雲》第一集的大來賓。
日期:2020年9月16日 ( 星期三 )
時間:晚上9點
收看:天空音樂節臉書

發表迴響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