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sh 对谈 Interviews

IDOL中的音樂人, 音樂人裡的IDOL — 林宥嘉專訪

你會想好好參考的隔壁鄰居。

Processed with VSCO with preset

BY:老黃瓜  |  記者會攝影:方塊雲吞  |  演唱會照片:華研國際提供

他是林宥嘉。

2008年發行首張專輯《神秘嘉賓》時,你會說他是歌手林宥嘉。他是《超級星光大道》冠軍林宥嘉。

2019年了。現在我們除了可以說他是歌手林宥嘉,他也是演唱會總監林宥嘉。他也是音樂選秀節目導師林宥嘉。他也是作曲人制作人林宥嘉。

還有,他是 idol 林宥嘉。

訪問題目就設定在這幾個11年後在他身上出現的新身份。

IMG_7515

第一章:演唱會總監林宥嘉

1.1 看過“idol”等于看過最好的林宥嘉

上次訪問林宥嘉是2012年的事。雖然中間他還曾在2017年來新加坡華藝節開了 [Yoga Live營業中] 演唱會,但那時我們還處在冬眠期所以無緣,成員們都在台下看演出。訪問開場第一句話:7年了,好久不見。

“上一次真正的演唱會是《神遊》。我想起當時在新加坡辦《神遊》的時候,那時候我有在《伯樂》的時候有換了衣服(當時換了個秀才/書生/店小二裝),大概記得場地的大小和規模。
2017年有來華藝節有一個半小時的演出,接下來就是這次的idol。

當然比起來,在其他華語地區,在新加坡。。。好像成績進步的幅度不是這麽快跟那麽大,但是反過來我更珍惜能在新加坡能做idol演唱會的機會。

能有這樣的一個好時機可以去展現idol,我非常珍惜也很期待,因爲看過idol就等于看過最好的林宥嘉的一面,我非常想要讓新加坡朋友看到我最好的一面。”

說珍惜,不是說說而已。要把這樣的大制作搬到新加坡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成本、場地、贊助商、觀衆支持度等等都是重要考量,能成真從不是易事。尤其,這是個視覺上帶來震撼的演唱會。

“在2018年12月底演出之前,沒有的舞台呈現是長這樣的。其實很開心,2019年之後的演唱會和音樂會有一些idol的美學在裏面,有的甚至是很多。其實我們有和團隊討論這個問題,因爲我們的團隊並不是給一個演唱會公司去做的,例如像必應、源活,那幾個台灣很出名的公司。那當然我們也都是很好的朋友,所以互相支援。能做到這點很不容易。

以前做演唱會大家都會參考國外的reference,誰要參考隔壁鄰居的作品?但我們用這個方式去做,是過去沒有的組合,所以我也可以很驕傲說。。。可能幾個華語經典演唱會像五月天的、阿妹的、Jolin的、Eason的,我的跟他們的是完全不像的。那我覺得這是。。。蠻值得驕傲的。

主要也是因爲其實我們的團隊,是四面八方召集來的。我們團隊是各方組合的team,本來就是一群很強的人。你知道跟很有才華的人。。。他們不見得會給你100分的東西,因爲平時還要做很多,但idol讓大家變成一個team。可不是我push得很用力,而是這場演出的效果,讓很多夥伴們感受到我們好像在做一個蠻厲害的事情,變成向心力很強。

我很喜歡看美術館,我以前就會聊說,如果把我的演唱會弄成一個美術館。。。這是我們最終做出來的方式,也是一開始的切入。我們台上什麽都沒有,所以改變台上的空間,有時會看起來更孤獨。”

1.2  航向疑惑的“Solari”

演唱會的開場視覺就不多說是什麽,但大家都已知的是找來超級大師級的坂本龍一合作開場音樂,但要談這個合作還得先從“idol”的概念說起。

“要講回idol,一直我想做的題材。我記得我出道的時候,如果被說是偶像的話,會覺得是個貶義詞。但經過10年,大家對偶像是有不同的看法,能成爲idol的人是不簡單的。但是idol不只是舞台上的東西,要講解idol第一個東西,當偶像一開始要面對的就是doubt。

設計idol,跟導演把rundown弄出來之後,我們都很確定,這件事像是。。。有章節的,歌可以換但含義不能動。

比如說爲什麽要跟坂本龍一合作,跟教授討論之後爲什麽要用“Solari”,用這首來做基底然後去改造。因爲“Solari”當初就是在講航向太空。idol第一章就是航向巨大的疑惑,跟航向太空,一個未知一個沒有邊際的感覺是一樣的。

電影配樂本來就是賦予畫面一個精神,所以基本上,去一個宇宙還是去一個疑惑,他們的心境是很接近的。那首歌放進去一定會成立,事實證明果然沒錯。這都是很有趣的一些玩味。很多玩味的結合。”

1.3   歌詞在編曲變了後的轉變

除了視覺以外,這回演唱會很多曲目都做了跟專輯相當不同的改編。看過很多演唱會爲了改而改,歌詞和新編曲無法契合出味道,但idol演唱會是一個巨大的意外,看見了一首首歌的重生。不過,這樣的舉動也有其冒險成分,畢竟不見得歌迷會買單,很多人都只想聽他習慣聽的版本。問起宥嘉如何去拿捏改編,他這麽說:

“改編這件事,有些歌是必須改編的,有些歌不需要,看你要怎麽用這些歌。其實,我那時在選歌的時候,先做了大量的編曲,有些甚至更早就已經在平時累積的,不是等到演唱會才來做。像是《一點點》的編曲,idol還沒開案就編好了,平時就會做一些音樂的實驗。

然後我覺得蠻有意思的,有些歌詞,歌詞在編曲改編後,意義會變。《一點點》原本是有點清新,然後有點暗暗的編曲,有種暗戀的感覺。可是它改編後,。。。這麽說吧,一開始的像是要偷窺別人的一點點,可是改編後,核心就變成“請問你是誰?在追尋的那個你是誰”

呈現變了,歌詞最主要的那幾句話的含義也變了,反而適合疑惑的部分。”

1.4  渴望飛翔,卻倒在地上向著天空唱《飛》

我在高雄看idol演唱會時,有兩首歌讓我好想哭。其中一個就是林宥嘉躺在地上唱著《飛》。

“躺著唱飛是很浪漫的。演唱會到了這一段,在講的是I means。。。我是什麽呢?我是什麽呢?。。。我整理了一下,那個段落一個要講的是我成爲歌手之前的心情,很神奇的是,我當時給了一個很好的答案,不只是我當歌手的心情,好像每個人都是這樣:告別,迷惘,愛,比賽。

四大元素是組合我的一個很大的成分,到現在也是。各式各樣的比賽,各式各樣的迷惘,每段人生對愛的領悟,身份的轉變和孤獨。

來到《飛》的時候,一開始做投影的人叫莊禾。你知道他原本不是做演唱會的,他原本是我當兵的時候,前面跟我一起排公共電話的一個人。他就是個藝術家,得過金穗獎,是一個畫畫的。當兵的時候,他轉過來就問:你是林宥嘉哦?我說對啊對啊。我們就聊天,我知道他是畫畫的,做動畫的。然後,我們就在聊,你從來沒做過流行産業是不是?他就說對。反正就是我當兵的朋友。

哦對,我講了很多含義,可是演唱會不可以只是有含義,還是要有視覺和音樂,活用整個舞台也是重點。我們要展示地板和牆等等都能投放一樣的媒體,所以那時候躺在地上,用這樣的方式唱,本來是想讓大家看到我們的舞台很乾淨很少東西,可是可做很多的延伸。

然後我後來發現,其實躺在地上看著天空唱飛,然後又在這一part,告別、迷惘、愛、比賽之後。。。然後很渴望飛的心情,可是你是倒在地上的,向著天空唱這個東西。。。其實是非常有感覺的。”

1.5  沒有視覺燈光大舞台,idol依舊成立

idol 演唱會可以談的細節實在太多,如果有好多好多的時間,講個別的燈光、編曲概念、視覺設計大概可以講個一天一夜。不過,若將這一切撇開,宥嘉講出了一個演唱會最基本與純粹的本質:音樂爽不爽。

“那時候有個想法,想要把演唱會帶到很多不同地方,但我也是蠻實際的人,就是若要帶到世界各地,你不可能要求每一個地方的production都這麽有錢,不可能。

idol,我們很多部分都很用心,但其實今天完全抽掉你看得到的東西,這個演唱會就算是去到一個完全沒有大舞台的地方,甚至台下都是外國人,即使只聽音樂,也能夠確保他聽了之後會:Wow,應該是個蠻有實力的indie band或什麽的這種感覺。音樂部分也是很出色,放在一起威力更強大。”

深怕大家誤會這將是個曲高和寡的演唱會,宥嘉也不忘澄清:

“到了後面和encore part,還是會回到一般的演唱會了。我們同時間要讓演唱會更有生命力,又不能放掉演唱會的真谛:一起哭、一起笑、一起跳、一起叫。這是演唱會的核心,這也是我們不可能舍棄的,不讓它就會變成一個嚴肅的展覽。”

 

2. 制作人林宥嘉

2.1   站在懸崖邊的一個人

《我們與惡的距離》成爲衆人心中神劇,而主題曲《別讓我走遠》的好口碑,歌曲總監就是林宥嘉。他說道,這個劇他雖然只是貢獻一首歌,但真的投入了很多血淚。

“運氣也蠻好的,那個劇是個神劇。一開始也沒預測到會有這麽大的震撼,難得一見的劇集。”

之前訪HUSH時,HUSH就提到爲這首歌寫詞遇到了頗爲艱辛的挑戰:要讓它很像林宥嘉,也要很像那部劇,在劇情跟歌手的角色之間拉扯。

問起宥嘉是否知道HUSH面對的拉扯,宥嘉想了一下,說了一些有趣會大笑的東西(但不能寫)後,他接著表示從他的角度當然是以劇集爲核心、

“但我也希望不要只局限在劇情,而是讓劇情做啓發。創作的人要全身投入寫出來的歌詞才會很逼真,不讓會感覺有一種作文的感覺,他投入了很多,爲了我一直進去那個狀態,真的很感謝HUSH。”

2.2   讓人意外的“沒有意外”

今年林宥嘉的名字除了跟《別讓我走遠》和自己的新單曲《少女》挂鈎外,另一個很多人不知道,知道的話會很意外的,就是他是蔡徐坤的單曲《沒有意外》的作曲人、編曲人、制作人、配唱制作人。

蔡徐坤 & 林宥嘉,這是個八竿子打不著的組合。

“突然有一天,有認識的人,聽到蔡徐坤很想跟我邀歌,說很喜歡宥嘉的歌,想要寫歌合作。一開始我也會覺得可能不搭。。。”

宥嘉過後沈思了一會兒,似乎在尋找對的詞彙來形容合作的過程,並表示之前也曾想過要寫一篇東西來講述這段機緣。

“總之弄出這首歌,當時目標只有一個。因爲他在我面前真的很投入,很珍惜做這個東西。

我同時間也給他超級超級多的。我給他的不只是一首歌,爲了要幫他完成這首歌,很多要做的准備,很多東西我都會跟他分享,我想要他能夠。。。你覺得這個人某種程度上很需要你的時候,你會想要不要讓他失望。

我在做這首歌的時候,也有一個野心,希望這首歌在蔡徐坤,如果出道當歌手10年以後,這首歌還會是他的經典之一。”

 

3. 選秀導師林宥嘉

從《超級星光大道》出來,如今是《聲林之王》第一季和第二季的最溫暖人心導師。

在節目上他會走心,會不舍,會語重心長說出發自內心鼓勵的話,到了自己的社交媒體也非常關心選手,希望給他們最大的能量。即使節目結束後,也沒有停止。

最近 11/29 的一篇就寫道:

比完賽了,對同學終於可以放下一些導師的包袱。其實,我希望聲林的同學可以留言告訴我,你們的帳號是什麼?你是誰?

除了可以讓我ig上原本就追蹤我的朋友,也關注你們之外;也因為我的ig只關注了一個人。雖然目前不會改變:)

但是呢、但是,當我想念你們的時候,我希望只要回到這一篇,就可以點進你們的帳號,讓我可以默默關注你們。這也是我寫這一篇最重要的目的!不管你有沒有被我提到、tag到(順著歌序極限就是20位,還有好幾個人我好想tag),都希望你看到這篇,可以留言讓我看到你。

哪怕是你們最近發了新歌、專輯的人,也不要客氣,就把這一篇發文當成免費的廣告牆,宣傳、打招呼、廢話都可以。也包括第一屆的學長姐,因為之前我沒有那麼常使用ig,我都不知道你們的帳號。平時也想知道你們有沒有翅膀硬了、「喉嚨啞了」。

不止如此,當選手楊碧琪和吳霏連同學長李友廷在比賽中完成的自創曲〈偽裝〉,在我們的15秒IG盲聽測試 Week 20 拿下周冠軍時,宥嘉甚至會在留言處 tag 楊碧琪,一個無論是對選手或是我們的平台而言非常暖心的動作。(我們百般苦惱臉書觸及率很差時,看到導師來留言還不想哭?)

宥嘉這麽說:

“我當導師,我很珍惜這些年輕同學的緣分。每個人的光芒會吸引不同的群衆,每個人有不同特質,而他們都很善良很nice。Nice guys、Nice kids、Nice friends。像楊碧琪那首歌,也是上Streetvoice的第一名,我也很開心。從這個節目裏面,我喜歡很多人,他們的作品如果在不同族群和領域得到認可,我看到會很開心,也希望他們可以看到,其實有這些人也在支持。”

最暖導師,  發自內心。無怪乎《聲林之王》是少數有heart的選秀節目。

#

林宥嘉Yoga Lin《idol世界巡回演唱會》

日期: 4/25 Sat     時間: 8pm

地點: 新加坡室內體育館

票價:S$108 – S$228 

購票:  https://www.sportshub.com.sg/yogalin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