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esh 對談 Interviews

所有的相遇和離別都是限定版 – 專訪棉花糖2.0

BY:老黃瓜 | 圖:環球音樂

2008年,棉花糖發行了第一張作品《2375》,隔年透過友人安排了電訪,他們當時在湖南衛視錄製音樂競賽節目。那時他們還是新人,我也不過是個沒什麼社會經驗的大學生,大家年紀差不多很好聊。

在Freshmusic整個成長階段,棉花糖何其重要,寫下很重要的歷史。沒有他們,2011年我們不會在The Wall有「十年百大專輯音樂會」,我們唯一在新加坡以外有過的活動。

2012年的TICC演唱會我飛過去看,不時熱淚盈眶,因為知道他們一步一腳印走來不容易,知道他們一路的徬徨與不安,而他們真的到了更大的舞台。

結果隔年無預警休團。

沒有什麼事是不會改變的,但同樣的沒有什麼是一定不會再聚首的。棉花糖就在2021年回來了。這次,怎麼可以不訪問啊。

#做對自己誠實的音樂

當我看到FB上宣布棉花糖回來了,我真的很驚訝。知道2.0的事情,但一直以為應該就是限定一起巡演然後可能做個單曲之類的,結果竟然是做出一張完整專輯,是個真真實實的回歸。

究竟這次的回歸是如何發生的?

小球:「那時候剛好是在一個夜晚,就在聖哲家聊天。之前做巴斯特耳朵專輯的時候,就有跟製作人小傑(廖偉傑)聊到大家10年後還能湊在一起玩音樂是個很難得的事情。

環島旅人計劃是在棉花糖2010年的時候,開啓巡演的契機。那時的一個小提琴手,後來因為她身體狀況的關係離開了我們,於是心裡就有一個渴望和憧憬,想要把當時的人都召喚回來,一起辦一場環島旅人計劃的復刻版。」

聖哲:「所以那時候小球就來問我,要不要再做環島旅人計劃,那時候我就說好啊,後來講著講著,乾脆就做一張全新的創作專輯。」

去年下半年的某個時候,還記得有跟小球私下打電話聊天,當時完全沒有感受到棉花糖「重出江湖」這件事,也有感覺這件事也不是秘密計畫超久的事情,而專輯也確實來得快,於是就問起專輯的籌備期。

聖哲:「這張專輯花的時間不長,我們有花幾個月,大概兩三個月是在創作的時期。然後一張專輯,我不是那種喜歡把一張專輯拖太長的時間去完成,因為專輯是有當下的主題和整體性。錄音的時候也蠻順利的,可能也是小球這八年,累積很多的經驗,跟不同製作人合作,還有舞台劇、戲劇、出書等等,她有更多豐富的情緒可以丟給我,我就有更多可以選擇的聲音,去做成想要的樣子。」

小球則坦言,重新跟聖哲合作還是有磨合期,要重新適應。

「至少透過這樣的工作模式,找到了方法,就會順利前進,能完成很棒。」

時隔八年的棉花糖,最自然不過的問題就是,2.0的棉花糖究竟有什麼改變。聖哲就說道,身邊知道要做棉花糖專輯的朋友的確也會問新的的棉花糖和舊的棉花糖有什麼不一樣。

「但是,我其實都是當下回答,棉花糖的音樂一直就是反映當下最真實的我們的樣子,我不太擔心,棉花糖的音樂是不是有跟之前差很大還是沒什麼差別。當下做出來最誠實的音樂就是棉花糖的音樂。」

小球:「這張專輯有個強烈的主軸,就是棉花糖的音樂,棉花糖就是小球加聖哲,不管中間變成什麼樣的音樂,或是沒有變化,對我們來說,就是我們要傳達的信念和精神。有些人會覺得,怎麼好像回到…非常懷念以前棉花糖的感覺,我覺得給大家回想起我們當初出道的時候,也是蠻不錯的。」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毫無疑問的,〈我常常想起你〉絕對是專輯最催淚也最能引起市場共鳴的主打歌。

聖哲分享,〈我常常想起你〉在寫的時候,就是先有「我常常想起你 可是怎麼也記不住你」這句歌詞而衍生的。

「思念是很奇妙的事情。比如說你在走路,在工作,在睡覺,會忽然想起某個人很思念他,可是又常常會,不經意又忘記想念的事情,然後一直重復,很像是拼貼的感覺,像一場夢。那時寫的時候,是發自內心,獻給心裡有思念的人。」

小球:「當初在錄音室,我沒有問他的創作故事。以前,我們會詢問對方寫這首歌的故事是什麼,有沒有什麼明確的人事物,現在則是用自己的想象力去唱完。唱這首歌的時候,我想到的是過往的自己,還有過往的棉花糖,過往的聖哲,還有過往的前男友等等。是很容易帶入情境的,也包括自己曾經失去過的。我也會想起休團之前聽棉花糖的朋友們,不知道他們長大之後有沒有繼續聽我們的音樂,變成自己想要變成的大人。」

那你們又是否想過沒有休團的話,現在的你們又會是什麼模樣?

聖哲:「每一件事情回頭看都是很奇妙的,我覺得生命在當下,一切萬物都是做了最好的安排。有時想說如果沒有休團,我們會變成什麼樣子,對我來說,不是那麼容易想象的,因為事實上已經發生了。我覺得這段期間,所有發生的故事可以讓新的棉花糖,變成更有故事的棉花糖蠻好的。」

小球:「休團之後有段時間我常會想,是不是不休團就可以給大家更多的力量。但沒有這段休息的時間,我們就沒有辦法各自成長,去理解對方的辛苦,還有訓練自己的地方。離開這八年多,如果沒有休息,我就沒辦法累積更多經驗,讓自己長大,去強迫自己認識更多不同的人和事物,跟不同的人合作學習。不管有沒有持續做棉花糖,對我們的生命來說,都是一個最不可或缺的收穫和禮物。

這次也想回來跟大家說,不要害怕過往你以為做錯的決定,因為每一個當下你已經覺得是最好的決定,都會帶你走向另一個你想前往的方向。也不要害怕面對自己過往的錯誤或是沒有學習到的部分。如果誠實地面對,帶著學習的心,都能得到更多的東西。」

那這次回來是否有感受到歌迷的支持有更濃烈嗎?

小球:「我覺得這次回來,聽眾們的反應,有一個部分很大的原因是大家很多都在成家立業的階段,長大了。還有一個部分是我自己個唱的時候,也有一群自己的聽眾,和那時棉花糖的粉絲也有點不太一樣,對我來說也是很神奇的感覺。」

聖哲:「很開心看到很多熟悉的面孔回來,也希望吸引新的面孔,更多人可以喜歡棉花糖。」

#被老天爺很眷顧的棉花糖

休團給人的印象就是大家會老死不相往來。對一些不歡而散的或許的確是如此,但對棉花糖來說,也絕對沒那麼drama. 八年後再次合作,他們又怎麼看對方的變化?

聖哲:「這八年我和小球有聯絡,但生活圈不太一樣,見面次數不算太多。小球這段期間,她演了舞台劇、電影,也主持節目出了自己的唱片等等,我覺得講話肢體變得很厲害。

我自己的話,前4年都還是幕後做音樂,後四年就是結婚生女兒,主要跟妻子一起和女兒相互陪伴成長,我學到了不一樣的人生體驗,很幸福滿足。」

小球:「我覺得對方最大的改變,就是一開始認識聖哲的時候,他那時用生命跟我掛保證這輩子永遠不會結婚生小孩,結果休團沒多久他就去結婚生小孩了。這是我最驚訝的。

還有一個改變,就是聖哲後來不只是跟我合作,還有做江小松,還有核桃,還有其他製作案。對我來說,生命當中曾以為會彼此互相依存一輩子,但其實因為休息,我們都有各自成長。

還有最重要,超級酷的是,以前唱街頭就是聖哲不想唱歌,他只想彈吉他,然後我想唱歌,那我們就去街頭賺外快來養活自己。後來他發行了自己的單曲,巡演也會唱歌,還有拍MV,這是很大的成長。

那我自己的部分,我上了很多身心靈的課,因為休息時有很多內心的難過的關卡,然後我單親家庭長大,很容易依賴一個人依賴一個工作夥伴,那時候也很依賴聖哲,自己出來很沒有安全感,好像雙手雙腳都斷掉。那現在我也用療癒師身份跟大家見面接觸,是好的成長。」

這次回歸還準備好前進北流開唱,比TICC規模更大。不過,目前因為疫情得延期。其實在TICC結束後,知道棉花糖是有計畫要到更大的舞台如小巨蛋,不過後來就休團了。

聖哲:「我曾想要往比TICC更大舞台前進,終究還是因為休團沒有達成,那這次有機會去北流,雖然疫情很多不確定性,我內心還是充滿感謝。然後我現在心情跟以前不太一樣,以前是奮不顧身,怎樣都想去更大的舞台,我現在反而是如果有更大舞台就去享受,不會想要去強求,我一定要去多大的舞台。現在能做音樂已經是很奢侈的事了。我沒有想那麼多了,就去好好享受。」

小球:「我覺得老天爺已經很眷顧棉花糖這個團體,從街頭到幾百人livehouse,到三千人場地,中間還有拆團,一拆就八年。然後現在有新公司願意用最強烈的愛和關注和豐厚的資源,讓我們前去更大舞台,對棉花糖真的是一個重要的里程碑。

我單飛時在環球的協助下,也自己上了TICC的舞台,那接下來北流的舞台,雖然疫情也會忐忑不安,但信念感是強的,因為從沒有想過,街頭藝人的我們,可以從沒人知道我們是誰,要去唱四五千人的,超酷的!」

#每一次的相遇都是限定版

最後,就問起聖哲和小球,棉花糖2.0會是限定版的重組,又或是下來還會有更多發行新作品的計畫。

聖哲:「2.0 計劃,說真的沒有設想太多。對我來說,每一次相遇和離別本來都是限定,因為我們不能確定何時相遇何時離別,所以珍惜當下每一次,每一次都是限定版。」

小球:「前一陣子在FB看到The Fur. 五年之後休團,對我來說感觸很深。我有在自己FB上留下一段話。柚子有說,如果你喜歡哪一個樂團,就在此刻好好地喜歡他們,因為樂團是人組成的,人與人之間是一種緣分。

這句話對我來說非常重要。雖然聽起來老氣,希望沒有人因為必須離開而感到愧疚,因為作出選擇的也是勇敢的一種。無論是不是限定,大家好好活在當下珍惜每一刻那才是最重要的。」

棉花糖2.0的新專輯《一切都是為了與你相遇》已經發行。

Leave a Reply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