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迷幻時代:千禧年的那一波電音潮(完結篇)

2000-electronica-cover.jpg

我的迷幻時代:千禧年的那一波電音潮(完結篇)

By:1319

借由近幾年興盛的電音風潮,回顧千禧年一波電音風潮的“我的電音時代”系列,一路峰迴路轉:從搖滾、爵士、民族音樂與電子音樂的通婚,一路到轉型成功與失敗、新人與舊人的電音作品,一路追溯,終於到了此系列的最後一集(筆者表示鬆一口氣,每週可比寫四則短篇樂評,寫到都快窮途末路江郎才盡了)。

從哪裡開始就往哪裡結束,此系列以四位大咖級音樂人、四張電音作品開場,這周就以四位資深音樂人的電音轉型/特異之作,為此系列做個轟轟烈烈的收場。

D-karen-mok-cover.jpg

莫文蔚《一朵金花》 (2001 年)

莫文蔚在 2000 年演繹李宗盛筆下的寂寞都會女子;甫踏入 2001 年,久未發行完整粵語專輯的莫文蔚,在伍佰的打造下,發行了全電音的粵語大碟《一朵金花》,化身成為絢麗閃爍的迷幻電音仙女。

《一朵金花》絕大部分的音樂工作由伍佰擔任,整張專輯的製作、作曲、編曲都是伍佰,甚至大部分歌曲的樂器演奏與 programming 都出自伍佰之手(還挺有意思的填了一首粵語歌詞)。不難發現這是一張受搖滾樂的旋律與結構思維影響的電音專輯,但別誤會它是張直接拿合成器替代大四件的做半套成品,《一朵金花》實實在在是張完整的電音作品:〈童年末日〉是首力道強勁的電音舞曲,〈扇子舞〉、〈一朵金花〉的碎拍 breakbeat 更企圖突破一般舞曲的 bpm 極限。亦有〈角色〉廣闊遼然的 new-age 編製,以及〈幻聽〉結合國樂與 DJ 刮盤的新鮮搭配,當然也有〈忘我〉、〈冬至〉屬於 radio-friendly 流行範疇的電音作品。《一朵金花》也做出不少巧思,例如〈散光〉將電吉他以雜訊聲響詮釋(真屌,伍佰在十五年前已經小玩 glitch 了),例如〈旺角公主〉和〈忘我〉的 vocal 剪接。

即便是得過金曲獎的歌手也未必能駕馭這樣的音樂,莫文蔚在這方面的表現是超乎“稱職”所可以形容,快板或慢板、狂野或感性、口白或 ad-lib,這些都難不倒她,在隨意自如的在電音碎拍與舞曲節奏中自如徜徉。專輯的另一亮點,來自包辦專輯大部分詞作的林夕,他在《一朵金花》的詞作,為可能因為快速節拍而顯得倉促又反覆的旋律線,增添了不少有趣多變的韻腳,也是專輯音樂精彩呈現的一大功臣。

當時完全無人料到,摩登都會女性形象的莫文蔚,搭配藍調搖滾掛的伍佰,竟然合作出一整張兩人完全未曾嘗試過,遠離流行甚至帶有實驗氣質的電音專輯,並且贏盡當時一大票樂評人的口碑。也無怪乎莫文蔚在感謝名單除了感謝伍佰和林夕(和把她弄得滿身保鮮膜的造型師),也感謝滾石放任她實現一次又一次的音樂狂想,但當然這樣的組合和機會不會常有,也因此《一朵金花》成了夢幻的經典。只是眼看當今的中文音樂,看似漸漸放下市場考量百花齊放,且吹起一波電音熱潮,又有哪位一線音樂人會在何時,種下第二朵絕美的金花?

D-karen-mokcredits.jpg

D-wubai-cover.jpg

伍佰《雙面人》 (2005 年)

說到伍佰,他也是在千禧年著迷於電音,並開始鑽研電腦與合成器編曲的其中一音樂人。受之影響的作品,除了先前回顧的《一朵金花》,還有給王菲、萬芳等歌手製作的個別單曲,也有在 2001 年《夢的河流》裡的〈你愛我〉。但至於全篇幅的電音專輯,則得等到 2005 年,伍佰暌違了 7 年的第二張台語專輯《雙面人》。

“即台灣且世界、即現代又未來”,《雙面人》的文案如此形容;而主打〈台灣製造〉完全不辱此此訴求,將傳統南管戲曲的樂器音色與旋律線,融入 Industrial 舞曲的形式,又保有伍佰鮮明的台語搖滾標記,成就了一首如同歌詞所想表達的,將各素材融為一爐的生猛作品。〈厲害〉與〈雙面人〉是充滿伍佰架勢的作品,加入了底座強硬的低音合成器,與如電吉他般飽厚又帶狠勁的 lead synth,尤其後者更以急速的 drum’n’bass 為主節奏,搖滾與電音的相乘使這些作品散發出更雄壯的氣勢。描繪寶島之美、訴求百姓太平的《海上的島》,找來了范曉萱合唱,象徵著天使/孩子般純潔的女生搭配著粗獷道地的男聲,是伍佰一系列男女合唱曲中又一經典搭配。極簡編製的〈下港人在台北市〉、〈快樂的等待〉也是新穎、聽眾從未聽過的伍佰。無論是音樂上或視覺上,《雙面人》絕對是伍佰最鮮明的專輯之一,其後更延伸出找來國際各大 DJ,將《雙面人》裡的曲目 remix 的《人面鯊》。

借此機會筆者想給伍佰喊話:距離上一張台語專輯(就是這一張)已經有十一年了,是時候來久違了的第三張了吧!從吳俊霖時期或《枉費青春》追隨伍佰的歌迷大概等到都快老一輪了,別再唱什麼〈火山〉、〈玫瑰日記〉了,拜託……(而且伍佰近期會舉辦國語台語雙演唱會,筆者是真心/壞心希望台語場賣過國語場,儘管知道這事沒可能……)

(《雙面人》的一系列 MV,找來了廣告導演張博政掌鏡,拍攝出視覺與意識強烈的 MV,亦是專輯的亮點。)

D-wubai-credits.jpg

D-Kris-fei-wildflower.jpg

費翔《野花》 (2001 年)

千禧年的中文樂壇不僅有電音潮,同時亦有資深歌手復出潮,其中費翔在 2000 年以綜藝節目的尋人單元亮相復出,成為當時的話題。如今看來是 set 好或炒作也罷,至少費翔復出的第一舉動,不是發行新歌+精選/老歌新唱/演唱會專輯,而是發行全新的原創專輯《愛過你》,算是復出得有誠意的資深歌手。

隔年發行的原創專輯《野花》,更大量融入了電子音樂的元素,不僅能從中看出費翔在音樂上的進取,亦展現出對於“復出”這件事的認真。《野花》以流行的抒情曲為主(無可避免也有台式情歌),由(當時)新生代創作人譜曲的〈以防萬一〉、〈難題〉、〈別走〉,點綴著電音音色,讓資深偶像與新時代無縫接軌。但專輯的另一面,則以費翔磁性的歌聲為素材,延伸出一朵朵多樣音樂性的奇花。由郭子作曲、鍾興民編曲的百老匯歌劇式〈野花〉,編織出大器且無限擴展的神秘的氛圍;融合民族樂的〈Shangri-la〉、極簡編製的 lounge 舞曲〈Love Me〉、以及法式浩室舞曲〈For You Only〉,其中的異國風情為專輯增添不少精彩的因子;當然也不能忽略經過經過改編的〈橄欖樹〉,較民歌原版更為神秘、遼闊,彷彿呼喚著歌曲中的“遠方”。

儘管費翔之後又放慢了發片速度,但他未曾放慢音樂上的腳步,先是在 2004 年一償心願做了一張百老匯歌曲翻唱專輯,之後更在 2014 年出了一張電音編製更為完整和正統的《人》;值得一提的是這些專輯(包括這張《野花》),都由他親自擔任製作人。和一些佔著自己的資歷就要討尊敬的前輩相比,能夠如費翔般與時並進的資深偶像,更能贏得年輕一輩的敬佩。

D-Kris-fei-wildflower-credits.jpg

D-walking-with-wings.jpg

蔡琴、黃耀明《花天走地 舞台劇原聲帶》 (2000 年)

黃耀明 x 電子音樂,習以為常;蔡琴 x 電子音樂,倒是讓人充滿新奇。在筆者印象中,蔡琴的歌路大多都圍繞在典雅的民歌、老歌和抒情曲,僅在 big band 編製的《你不要那樣看著我的眼睛》和阿弟仔製作的 new-age 《繼續》稍微脫離軌道。而與黃耀明的團隊(人山人海)合作的《花天走地》舞台劇原聲帶,則是她與電子音樂有染的唯一一次。

這張原聲帶收錄的大多是由李端嫻編曲的劇場配樂,實質上蔡琴的演唱曲目只有四首:〈花天走地〉以電音編製包復著典雅的旋律,〈第一次青春〉更將電音編製拉擴至華麗大器的劇場編製。〈花天走地(Magic Carpet Mix)〉編曲採用印度西塔琴與打擊樂器,與原版稍作修改的中東樂 Tuning ,為典雅的旋律鋪上一層迷濛的紗。〈美麗在心頭(還有然後還有)〉迴旋轉身,化身為一首輕巧可愛的 bossa nova,要聽歌壇常青樹唱新世代小清新,大概就只有這一首了!

儘管就只有這少數歌曲,但已足以顯示出電子音樂與蔡琴的嗓音相得益彰的搭配。可惜這個作為舞台劇配樂的特別企劃,未能給發展出一張完整的電子音樂專輯。其實說起來,類似費翔、蔡琴帶有古典/學院氣質的歌聲,放入電子音樂的編制中,其成果總是引人入勝;也可惜的是,要在中文樂壇找到/實現這樣的組合,似乎並不常見也並不容易。

D-walking-with-wings-credits.jpg

全劇終!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