試聽:蔡依林《呸 Play》

20141129 Jolin play  

蔡依林《呸 Play》

發行公司:華納唱片
製作公司:凌時差音樂製作
音樂總監:蔡依林
製作統籌:鍾礽依
製作人:陳星瀚(Play 我呸、I’m Not Yours、Miss Trouble、不一樣又怎樣)、小安(美杜莎、唇語、電話皇后)、鍾成虎(第二性、自愛自受)、林俊傑(第三人稱)
製作助理:黃晟峰(美杜莎、唇語、電話皇后)、周谷淳(第二性、自愛自受)、周信延(第三人稱)
配唱製作:林俊傑(第三人稱)、林邁可(不一樣又怎樣)
製作顧問:黃偉文

By:1319

《呸 Play》的 MV 出街後,出現了一種有趣的評論:在一向受保護的偶像藝人中,終於有走在台灣樂壇最尖端的歌手,在作品中對世事下手。加上娛樂新聞報道煽風點火,大家可能開始期待,《呸 Play》能否走出之前小情小愛的格局,點題於時事與文化,借此大玩大諷社會現象,一舉創下流行音樂與社會現象無縫接軌的高峰佳話 etc etc …

若您對《呸 Play》抱有這樣的期待,可能要先跟您說,抱歉。

但但但。但,這張專輯做得不至於需要用到“抱歉”等級強烈的詞,甚至遠得很。

之前的《Myself》與《Muse》,文案不斷鼓吹“概念專輯”,而筆者憑心論,雖然音樂製作比之前嚴謹了許多,收歌也大膽了許多,但“概念”這東西的味道還沒怎麼出來。而《呸 Play》,終於在題材、選歌、製作與企劃上一氣呵成,完成了一張名副其實的概念專輯:這張專輯想表達的,是現代女性的生活外表與內心生活的各種面貌。

內心 OS 可能覺得,“嗟,這有什麼大不了”。但若把這個題材延想,不難發現,各型各色的人,所有的言行舉止、思想、生活,不都是這個時代的文化環境下的延伸產物嗎?從潘越雲、張艾嘉、陳淑樺、林憶蓮到蔡健雅,每位當代女性情歌代表人物的形象背後,都是一幕幕清晰可見的時代背景。而筆者第一次 run 完《Play 呸》時,對蔡依林的形象確實也有此想法。

若林宥嘉在《大小說家》裡的角色是說故事的人,那蔡依林則在《Play 呸》大玩 roleplay 深入其境,親身詮釋這個世代中,各種女性形象的言行舉止與思想心理。這點上,其實也符合〈Play 我呸〉中所唱的,“什麼都喜歡,什麼都會… 什麼都 play,都呸。”

專輯以〈第二性〉開場,場景是梳桌台前,Jolin 對著鏡子梳化,準備扮演這一天的角色:鏡子前純粹的是“美麗孤單的個體”,鏡子裡模仿的是“超越無聊的完美”,“如果你不是你,那會是誰”?〈Play 我呸〉則獻上各種角色的妝扮與配飾:偶像、文青、巨乳、探險家、匿名網友… 想要打扮成哪一位?無所謂,反正她什麼都會;你敢出題,她就敢 play。

然後,就由各作詞人輪番出題、蔡依林接題;整裝待發,進行連串的角色扮演。一邊是充滿嫉妒,渴望與情敵擁有相等強烈的愛的〈美杜莎〉;另一邊是以嫵媚動人的〈唇語〉誘惑,勾引玩物卻又保持曖昧距離的情場玩手。但,這些都抵不過高聲宣佈〈I’m Not Yours〉,拋開情愛枷鎖,自主自強的女性。男人是什麼?自由最大!而躲在陰暗角落的,是愛情瀕臨破碎的公眾人物,各種不堪的場景,赤裸裸的攤放在大眾眼前。但,畢竟戀情是自己的私事,再不堪也寧願〈自愛自受〉,有什麼傷痛自我說服、自我療愈,外人無需打擾。

場景一換,鏡頭切入〈Miss Trouble〉裡的姐妹淘聚會,Jolin 搖身一變成為拜金小姐,潛入其中,寫實記錄其中各種誇張的場景與心機遊戲。〈電話皇后〉更將荒謬推向極致,沉迷於通訊時代的戀愛,究竟是跟人,還是跟3C產品談戀愛,主角與聽眾已經傻傻分不清楚。〈第三人稱〉再將聽眾的視線搬移至分手的現場,該場戲的主角內心明明隱隱作痛,卻也要勉強保持微笑的表面。Jolin 的經紀人王永良這回又交出了一首細膩揪心的詞作,反覆在第一人稱與第三人稱中切換,檢視主角表裡不一的心緒,反覆說服自己,直到分不出鏡子前與鏡子裡的自己,誰是真是假,甚至是否仍是同一個人。

〈不一樣又怎樣〉則把第三人稱的鏡頭拉遠,與〈Play 我呸〉MV的結尾有異曲同工之處:各型各色的人物性格,看似沒有共同之處,但他們其實都一樣,在相同的文化與時事背景下,不斷尋找、適應屬於自己的生活與愛情的方式。文案中有言,“其實人生就像一個舞台,也許你無法去選擇自己天生的角色,但是你可以後天去努力,然後改寫自己的故事腳本!”〈不一樣又怎樣〉緊扣主題,為專輯的概念作個總結,也為《呸 Play》作了大器的結尾。

把作詞人名單一字排開:夏宇、林夕、施人誠、葛大為、嚴雲農、陳綺貞…都是當今的一線作詞/創作人。他們為 Jolin 寫下的腳本場景明確、敘事性強,對主角言行舉止深入描述、立體成形,亦讓聽者有許多想像與解讀的空間。而以文字創意聞名的黃偉文,擔任《呸 Play》的創意總監亦不負眾望,整合出這麼多優質的詞作,並一氣呵成地成全了專輯的主題。

回到音樂正題:《呸 Play》的製作品質,自然也沒有辜負這麼強大的詞作水準。〈第二性〉以陳建騏編寫的磅礡民族打擊樂器氣勢開場,噪音吉他推波助瀾,緊接著的〈Play 我呸〉節奏強勁,完美銜接。專輯整張下來,少不了Jolin 擅長的〈I’m Not Yours〉、〈電話皇后〉等電音舞曲,亦呈現了些許從未在蔡依林的專輯出現的曲風;如〈唇語〉磅礡綿延的絃樂編曲,搭配詭異的電音節拍,回音蕩漾,將古典與歌德交融出煙霧瀰漫的絕美氛圍。

Rock-pop 對於 Jolin 並非新嘗試,但像〈自愛自受〉把吉他演奏的力道與 “presence” 加強至此,再把音色與混音調到這麼“暗”,還是前所未見。〈Miss Trouble〉開頭聽似稀鬆平常的節奏藍調舞曲,但很快便會發現此曲精彩之處:編曲層次極豐富,音樂換鏡引人入勝,女高音聲樂的陪襯更是畫龍點睛。結尾的〈不一樣又怎樣〉重節拍 R’n’B,在音樂形式上,與開頭的〈第二性〉完美呼應/銜接。

而對筆者而言,除了概念外,《呸 Play》另一亮點,在於蔡依林的演繹與歌唱。在之前,她慣性的使用喉鼻音唱腔以及“破裂音”,粗枝大葉地處理歌唱中的情緒,是筆者一直以來詬病的問題。這問題在《呸 Play》減了不少,反之,筆者聽見了她更“實”的的發音與唱腔,以及更豐富的歌唱表情。

Jolin 在詮釋特殊曲風以及細膩情緒時,再也不顯得力不從心,在詮釋舞曲時也流露出更強的自信與霸氣。聽聽她與安室奈美惠合作的〈I’m Not Yours〉,那股強悍與該日本天後是在同一個 level 上的,情緒鋪陳也完全超越了她在〈大藝術家〉的表現;聽聽〈唇語〉那細膩又控制得宜的氣音演繹,雖然與詞義所表達的妖媚還有一段距離,但駕馭此曲風算是游刃有餘。

聽聽〈Miss Trouble〉與〈Play 我呸〉裡,那充滿層次,聲音表情淋漓盡致的演繹,還有 Jolin 前所未見的高音;聽聽她在〈自愛自受〉中的歌唱表現,然後拿同屬 pop-rock 的〈彩色相片〉、〈一個人〉等相比,您絕對會感到吃驚,並發現,原來歌手用對了發音位置,對歌唱的情緒表達與鋪陳能起這麼大的作用。

唯一表現不大理想的,是〈第三人稱〉:從成品聽得出,配唱製作給了 Jolin 充足的發揮空間,要她 free 一點,所以出現了些許“自然”的小走音,但這些都不是問題。問題在於蔡依林使用近乎用粗枝大葉的煽情演繹詮釋整首歌。或許她心裡是想表達歌詞中的“自成一局歇斯底里”,但出來的成品,真的,還是有差。做為專輯中內心戲最豐富複雜的歌曲,搭配的卻是最貧乏的演繹,多少讓人覺得失落。

撇開這個瑕疵,蔡依林在這張專輯的歌唱,可聽度非常高。正如《Muse》讓聽眾正視 Jolin 的音樂野心與品味般,相信一向來質疑 Jolin 歌藝的聽眾,在聽了《呸 Play》之後,對她的“歌手”身份也會徹底的被 convinced。

《呸 Play》在企劃、統籌、收歌、製作、包裝一層層精密的步驟執行下,完成了一張高標的 pop music 專輯。《Muse》或許勝在音樂曲風與合作名單的新意,為專輯增添了 wow factor 與話題;有此玉珠在前,《呸 Play》的音樂難免讓人覺得是“意料中的東西”。但《呸 Play》在硬底子的功夫下,補強了《Muse》的不完美之處:不但通過完整的企劃與縝密的歌詞統籌編織出完整的概念,Jolin 本身的唱功亦補強至可以駕馭這等級音樂的水準。

《呸 Play》無疑是2014年中文樂壇 pop-music 的標桿之作,亦足以成為蔡依林再次登峰造極的代表作。

 

Fresh 指數:9 /10

推薦Replay曲目:
〈Miss Trouble〉、〈唇語〉、〈美杜莎〉、〈I’m Not Yours〉、〈自愛自受〉、〈不一樣又怎樣〉、〈Play 我呸〉、〈電話皇后〉

建議Skip過曲目:
無。但還是覺得〈第三人稱〉有點可惜。

對「試聽:蔡依林《呸 Play》」的想法

  1. 看來MUSE這步棋真的是下對了,
    口碑有了,不管做什麼事情人家都會幫你自圓其說。
    一樣是多元,以前會被說是亂的也可以是演繹人生百態,
    看文案聽歌,
    看人寫樂評,
    文藝裝逼亂世盛裝派對。

    按讚數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